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7 | 作者:赞文

在更远的南方,初夏是红莲绽放的季节。

在一个风卷残云的午后,我漫步在田间小路上,走着望着一片荷塘映入眼帘。残损的荷叶耷拉着脑袋,显得十分颓唐。她们的颜色不再翠绿,叶边也打起了卷儿,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

抬眼间,一株株红莲却亭亭玉立像娇羞的少女满面绯红,又似穿着粉红戏装的美丽舞姬。微微含笑,显得那么清秀雅致。微风拂过,开得热烈的红莲随风摇曳,袅袅娜娜。在凉风中荷盘摇动着荷叶上的水珠,煞是好看。

在这样的初夏,我最爱到外婆家小住。外婆家的旁边有一个明如圆镜的小湖。湖中央荷叶田田,好像手拉着手一起跳舞的兄弟姐妹,亲密无间。荷梗顶端一朵朵绽放的红莲含笑伫立,娇羞欲语。

微风吹过,一阵阵清香夹杂在水汽中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我每次到外婆家都会坐在藤椅上,一本好书,一杯香茗,面前便是那红莲绽放的池塘。偶尔从书页中抬头呷一口茶,清香在口腔中回荡。又看到那无数美人在水中婀娜多姿、玲珑纯洁,惹人喜爱。那时那刻,我心中也开出了一朵清新脱俗的红莲,满心欢喜与感动。有红莲相伴的阅读更觉舒心惬意。

香茗,带给我几分舒适;红莲,带给我几许优雅。禁不住吟咏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惹几分博古通今的情思。

想起宋代文人周敦颐的《爱莲说》中道: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直抒胸臆,淋漓尽致地歌颂了红莲的坚贞傲然和君子气节。

我爱红莲,爱它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又恋其婷婷玉立的雅致。当我看到一池绽放的红莲时,心也随之变得高雅。我想我们也应像红莲那样出自俗世不染其身,多一分清纯,多一分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