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7 | 作者:赞文

调皮鬼,吾之同桌也。其骨瘦粼峋,头发蓬乱,一双眼睛时不时睁得圆瞪瞪的,嘴巴常咧开如扁鸭嘴。观其外貌犹如一只活鬼,再加之过于调皮,故送其绰号。

那天下午第四节自习课,上课好一会儿了,调皮鬼才晃悠悠地“爬”到了教室门口,举起手中的薯片,咧开扁鸭嘴,冲我鬼魅一笑。我鸡皮疙瘩顿起,决定惩罚一下这个老迟到的人。

于是,等他晃悠到我身后,准备进到自己的座位上时,我往后一靠,挡住了他的去路。调皮鬼一愣,随即撅起鸭子嘴,嬉笑道:“要咒语才能进去?”说完举起两包薯片,一上一下地舞动起来:“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边唱还边眨着他那圆瞪瞪的鬼眼对我“放电”。真是鬼魅至极,恶心至极。我不理他,低下头,继续做作业。

调皮鬼见我没有挪动。于是,挠挠那头蓬毛,勾头媚笑:“我知道错啦,下次不敢啦,芝麻开门吧!”看着他那滑稽的谄媚样儿,心头的厌恶竟然散去了一半,我忍住笑意,稍微收身让调皮鬼挤了进去。

“给,知道你也饿了,特意给你也买了一包。”没想到刚上位儿的调皮鬼竟然悄悄递过来一包薯片。抬头看去,我竟在那圆瞪瞪的大眼睛里看到了真诚,心中不由一暖:调皮鬼,虽然你老是打扰我学习,但冲着这包薯片,我已经决定原谅你了。

“勾三股四弦五……”越算越迷,脑子里也似乎飞进一群蜜蜂“嗡嗡”地叫着,思绪混乱不堪。“太难了!”我气恼地“啪”的一声把笔拍在桌上。“学霸,有什么题能难倒你呀,慢慢想,我相信你!”调皮鬼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我耳边,还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鬼还会安慰人?我怀疑地看向他,不幸看到他挤眉弄眼地又抛出一句:“做出来后,可别忘了给我瞟两眼哦!”还是那个鬼样子,扁着鸭嘴,瞪着圆眼,不过眼里却是满含期待。好吧,调皮鬼,为了你的这份期待,我也要把它做出来。我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重新思考这道题:“勾三股四弦五……”

“调皮鬼,快来,我给你讲讲这道题。”最后,我终于找准一个突破口,将这道题解了出来。调皮鬼似乎受宠若惊,赶紧探过头来。他收敛了那副嬉皮笑脸的鬼模样儿,一时还真让人适应不了。

哎,调皮鬼,以后我们就这样相互合作好吗?你给我鼓劲,我为你讲题,共同进步,这才不枉咱们同桌一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