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7 | 作者:赞文

奇葩,是一种奇特的花。可你知道吗,我的同桌,就是一朵大奇葩。

他的个子不算太高,身材也中等,皮肤黝黑黝黑的,鼻梁上如大多数学生族一样架着一副眼镜,可是看起来却不太安分。上课,他的行为果然如我所料。上数学、语文、英语课还都好说,可一上开其它的课,他就尽出洋相。

上地理课,他和地理老就像是说好了似的,一唱一和,为我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欢乐。记得那次地理老师教我们学习七大洲四大洋。当老师问图上是什么洲时,他便脱囗而出:“大米‘洲’,大米‘洲’!”老师起初不理他,只是瞪了几眼。可后来,在老师让我回答时,他便在一旁叽叽咕咕道:“大米‘洲’!大米‘洲’!大米‘洲’!”全班听了,哄堂大笑。老师问他时,他回答上来了,老师点点头,说:“孩子,别你妈中午给你吃啥,你就说啥!”又是一阵大笑。

不管上什么课,他的嘴都停不下来。你说除了他这个奇葩,其他人谁还敢这么做?一会儿叽叽咕咕着什么,一会儿又在那儿哼哼着,那么大声音,全班听得一清二楚。好不容易嘴休息了一会儿,可是他的手又忙活开了:拿上这个玩一玩,抓上那个摆弄摆弄,可“忙碌”了。最让人可气的是,他弄出的动静可真不小:咯吱咯吱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动静,让人不寒而栗。我不用看都知道他为什么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划桌子呗!他下课还跟我炫耀说:“我能一下子认出来我坐过哪张桌子!”是的,他划过的桌子少说都有五六张,划过的地方很明显,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再看看一张张桌子,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他还什么都干过:随便拿上一个同学的东西扔来扔去地玩,把铅笔芯涂在圆珠笔上,往同学的脸上涂……总之,别人想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情,他都做得差不多了。

哎!你这个奇葩同桌,让我怎么说你才好?课下尽情释放,可是课时宝贵,安分守己才能看到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