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7 | 作者:赞文

我是个特别难带的孩子,的确!我长这么大,我妈容易吗?

小时侯,因为自己身体虚弱,父母背着我东奔西跑,到处求医,每天都在哀声叹气中度过,但医生的回复却一次次打击爸爸妈妈的信心。

一天夜晚,我又突发高烧,妈妈背着我去医院,豆大的汗珠从妈妈的脸颊流过,脸也涨的通红。连续几个月了,我隔三差五的发烧,一发烧就势如破竹的窜到40度,把妈妈惊的一跳一跳的。妈妈真是太累了,被我的病弄得身心疲惫。

终于,到了医院跑来跑去的挂上液体,我的烧退了些许。我又觉得肚子饿了,吵着要吃饺子,妈妈望了望外面的雨,但她仍答应了我,说着就出去了,天变的越来越黑了,风好像越来越大了,妈妈过了许久才回来,“饿坏了吧,这附近都没有卖的,就迟了一点”看到已成落汤鸡的妈妈,心里有许些愧疚,看到还热乎乎的饺子,心里不禁暖暖的。

一次夜晚,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拉着那双手,天哪!我根本不敢相信,那大小不一的老斑、凹凸不平的指甲,粗大的骨节和绽起的条条青筋,母亲为了我都做了些什么?

妈妈的手一天天在变,变得那么粗糙,这种种的一切都是母亲为了我,为了这个家。那手虽粗糙,却充满爱和温暖,那份爱和温暖不曾消失过。

在模糊的泪眼里我看见妈妈头发上的几缕白发。

于是,我感受到岁月的沧桑。爱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情操。妈妈的爱,让我体会到了亲情的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