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那年的风信子,已不知遗落在谁的墙角,老了青砖,湿了黛瓦。

如今再见二叔,他早已褪去了往日的风采,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蓝色工作服。两鬓愈发苍白,可又有谁知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 却又独有一道风景呢?

穿过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两旁排列着整齐的树木,走至尽头便是二叔家。临溪而建你,简单古朴,却又不失典雅,空气中弥漫着花香。二叔惬意的居住于此。

想起以前坐于庭前,听二叔讲述往事。二叔小时家贫,年纪轻轻就出来赚钱养家。没有高学历的他做过瓦工,发过宣传单……几乎是干过所有的苦活脏活。但二叔有着一番上进心,他不甘于平庸。

于是,年轻的二叔如一片雄心壮志的绿叶,离开他的根,去寻觅另一片天地。他几经艰辛拜于许大师门下,刻苦钻研,终学有所成,成为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再次踏入此地,往事仍历历在目。我走进跟前,又是另一番风景,那是二叔在练字,无疑,看二叔写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只见他手握毛笔,出笔苍劲有力,转笔收放自如,收笔迅速锋利。一横,如水面波澜起伏;一竖,似青山挺拔耸立;一撇,有着秋收果实的饱满;一捺,更胜梅花的傲骨风姿……二叔的字行云流水,老树虬枝,刚柔并济,雅俗共赏。而此时,庭阶寂寂,小鸟时而飞过,些许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洒下,如一幅浑然天成的画卷,此情此景,我不禁看呆了。

走近细瞧,二叔写的正是陈渊儒的“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二叔一生看尽繁华与荒芜,一颗饱经风霜的心人能不惊荣辱,淡然自适,实属可贵。

见我眼神迷茫,二叔笑说“做什么事,只要用心过,还怕什么呢?”我细想,二叔对我的告诫不正是他自身的写照吗?他的努力与用心才迎来了他的风景。我回给二叔微笑“确实如此,用心过的人生,才不失遗憾。”

最是寂寥黄昏,掩去了白光的明媚,都说秋水无尘,秋云无心,看惯了快节奏的生活,看多了太多的荣华与功利,更应静下心来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欣赏身边的风景,用心装点自己的风景。

犹记得风信子的花语;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丰盛人生,风信子尚能用心经营,不负众望,成为一方美景,令人赏心悦目,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凡心所向,素履可往。只要用心,我也能绘出自己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