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深秋匆忙一瞥就已入冬,十二月的寒风砭之肌骨,街边到处都是干枯的树枝,嶙峋的枝头再见不到嫩绿的新叶,取而代之的是寒冬里逼仄的空洞。

一位老人却不以为然,站在一棵树下折着花,那树主干粗如碗口,花朵娇似婴儿。“爷爷这是什么?”我有些好奇:这只有厉风的隆冬,怎会有如此喜人的植物。老人才发现身边有人,愣了一下,随即目光柔和,开口解释道:“这是腊梅,那是天竹,我打小就羡慕别人家天竹上那些果子。”

真是个有趣的老人。他采完花,他又领我到集市上买了盆青蒜和一个大萝卜。我问他这是要干什么,而他故作神秘,告诉我等会儿就知道了。说罢,借来菜刀削去萝卜尾,又将它挖空,在内种蒜。蒜叶碧绿,萝卜通红,颇为赏心悦目。“之前呀,穷人家为了让过年有点颜色,就这么做。怎么样?有意思吧!”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陪了老人很久,直到月亮升起。今夜的月亮安若明镜,落日隐在地平线处,它扫过的地方,都是一片桃花色的烟波。我坐在秋千上来回摇着,听着它发出的“咯吱”的声响。“我以后还能来找你吗?”“当然,”老人开口说道,声音似水,“但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们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别在窗边读书!太冷了!”妈妈的提醒将我唤回。合上书,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来到房里,给土壤已经干了许久的花浇了水,坐下来,感受汪曾祺老先生自在的生活态度和风雅生活。

突然醒来,从忙碌中醒来:慢下来,才能发现生活之美。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偶尔慢一点,望望天上的云卷云舒,庭前的花开花落,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