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几把稻草抽象的捆绑在几根长短不一的木棍上,我便诞生了。我,是一个稻草人。

农民制造了我,并把我插在了田野中的一方土壤。跟我长相一样,作用一样的稻草人遍布田野,我们的诞生,是为了守护主人们的庄稼。我们没有脚,更没有自由,我们被束缚,被冷落。我的同伴们歇斯底里地呐喊,整日整夜地抱怨,每当有休息的鸟停靠在他们的肩膀,他们都会故意驱赶,愤怒地对鸟儿吼叫。

我对我的生命充满着无奈,我曾幻想自己变成翱翔的雄鹰,驰骋的骏马,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领略世界各地的风光,而不是终生守候在一堆又一堆的谷穗前。我也曾像我的同伴们那样无休止的抱怨,痛恨这个世界对我的不公,盲目地羡慕别人的幸福。

今年是我诞生的第一年,我与其他稻草人一样虽然心有不甘,但仍然尽职尽责。庄稼收成不错,我们自然功不可没。可主人却遗忘了我们,只顾自己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风吹日晒,我的身体也留下了伤痕,主人却留我们在田野,忍受凛冽。我的同伴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相继倒下。

终于,艰难地捱过寒冬,播种的季节到来。主人们怀揣着对丰收的憧憬播下了种子,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突然,主人的脸色变了,他看到了地上躺着的稻草人们,他们早已在严寒中失去生命,倒在了这片他们从未离开过得土地。主人们看到各自制造的稻草人的尸体,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道:“真没用,看来又得再做一个了”。说着,便把稻草人的尸体踢开,抓起几把新的稻草,头也不回地朝家走去。我看着遍体鳞伤的自己,心中闪过一丝恐惧,“有一天,我也会被替代吗?”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我与新的稻草人相识已久。滚滚谷浪也与我齐腰,鸟儿每天都会站在我的肩膀上,叽叽喳喳的,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鸟儿们说它们其实很羡慕我们的生活,无忧无虑,每天都可以欣赏到如此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不像它们,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甚至不经意间就会被猎枪从枝头上击落。我本想反驳,但却被制止,它仿佛明白了我的想法,心平气和的说道:“你们虽然无法行动,但正是因为这样,你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去观察天地间日月星辰的变更,欣赏别人向往的美景。你们的使命也是神圣的,尽管人类忽视了你们的价值,但你不应该对自己失去希望,对生活失去信心,我相信,稻草人的生活其实也可以过得很美好。”

鸟儿的话,让我几夜无眠。新伙伴和旧伙伴一样,满腔充斥着愤怒和不满。我不常与他们交谈,我喜欢在孓然的深夜里望着农村深邃的夜空。其他稻草人都进入了梦乡,只有我欣赏着它们千奇百怪的睡姿,聆听着虫儿们杂乱无章地演奏。我蓦然明白鸟儿对我讲的话,也在一刹那感受到了身为稻草人的美好与幸福。

转眼间三年飞逝,我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冬夜里倒下了。我的同伴们同情的望着我,心中充满了对我的不舍。我奄奄一息地看着这片我一生守候的土地,迎着冰雪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面带微笑,用最后一口气说:

“我是一个稻草人,一个幸福的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