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仰望天空,看着大雁又一次向南飞去,站直身子,灵魂却低下了头。

我本来就在这儿,也只能在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中,我套着破旧衣裳,简简单单,四肢被固定在一个并不舒服的框架中,呆呆地望着远方,有时竟出了神。午间,鸟儿们也是到了饭点,一次又一次地飞来,我既高兴又紧张,指望着头顶上的帽子可以不出意外地装个人模样。几年前,我大可不必担心这些,没有一只鸟敢来占领我的地盘,守望着这片田地,或许我是个真真正正的“人”。男主人来了,拿起锄头就埋头干活,并没有想夸奖我的意思,我默默地看着他,期待着回应。都说时间可以淡化一切,每天的风吹日晒曾不止一次地撕扯我肉体,鸟儿敢飞来,无视我继续它们的午餐,也有不少的游客跟我拍过照,但只是离我远远的,而他终究没有理过我。寂寞感袭来,我还是稻草人,一个始终没人理的稻草人,我到底要不要再去守望这片田?

“要!”我内心告诉自己不光是要守望这片田,更要守望这个村,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我曾见过他,一位挑山工,在熙熙攘攘的游客群体中穿梭,挑一根扁担在黝黑肩膀上,不曾留恋这路上风景,一上台阶便开始了使命。他跟我一样,没有华丽的衣服,但有一颗初心,一颗可以守望的初心。

还有很多很多挑山工陆续上山,呈曲状依次上行,为了避免撞到游客或是碰出货物,他们宁愿加大路程量。他们是为了守住这个村,这个养活他们的村。看着陡峭的山路,一节节只能放下一只脚的台阶,走累了就歇歇,抽支烟继续向上,没有人问过挑山工们为什么这样做,也没有挑山工愿意去跟人们主动提起,他们或许跟我想的一样,生在这里,也就守在这里!没有习惯过大城市的生活,只觉得嘈杂,我看过许多人在大年初几提着包袱赶往火车站,也就在那一年又提着包袱回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说着“还是农村好!”的叹词,我没有出过村,只是被固定在这,但我也早习惯了这种农村的小情调。我一如既往地守望着这片田,这个养活我的村!

“还是农村好!”这句让我自己说出口好像还是不妥,我在梦中见过车水马龙,也在多少个劝父母去城里生活的儿女口中听到“立交桥”的消息,但稻草人就生根在农村。

我在守望着什么?回头一想,是这个村的人,是这个村的情,是这个村的魂!如果我有一天倒下了,倒在这片我守望的田,也值了……

“我是一个稻草人,一个站在田地上,可以守望的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