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篇一:偏偏是她作文】

殷紫旋

漫漫人生路,几多坎坷途。

“真是烦死了!”我踢着路边的石子,嘴里念到。上午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鲜艳的分数刺痛了我的心,老师的责骂,同学的嘲笑仿佛还在耳边。想到回家后父母的质问,我的心就乱得像一团打了结的毛线。

走到大门口时,远远就望见了一抹靛青。走近了一看,是一个纳鞋底的阿婆。阿婆抬头看我,我惊诧。这不是那个上楼下楼都要人扶的盲人阿婆吗?如今这个极快的纳着鞋底的人偏偏是她。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书娣家的丫头回来了?”“阿婆你这么知道?”“阿婆只是眼睛看不见了,可耳朵还好着呢。”阿婆和蔼地笑着。望见阿婆和蔼而温暖的笑,我心中的烦恼也消失不少,便与阿婆聊了起来。

这时,我才端详起阿婆来。阿婆的发从鬓角一圈圈染白,她的脸上有老人斑,看上去很亲切。但她的眼睛却暗淡无光,看不出享享福。她说她一丝生机。她虽然眼睛看不见,可她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反而速度还要比常人快些。她速度虽快,可是一针一针都纳得很紧实,一点也不马虎。

阿婆的经历很曲折,一辈子吃了不少苦。现在她的儿子事业有成,我问她为何不与儿子一起生活,她说她过去只是个负担,他不想麻烦儿子,况且她有手有脚,能自己养活自己。她并不觉得命运对自己有多么不公,在旁人看来要崩溃的事,她经历了并且坚强地挺了过来。

阿婆没有因生活的苦难而去抱怨这个世界,也没有放弃自己,她仍在乐观地生活着,活出她自己的美好。

相比起阿婆,我很惭愧。我就因为一次考试失利,就失去了对生活的期望,失去了信心,埋怨自我。

阿婆的乐观感染了我,我以后面对挫折时一定会微笑面对,而不是逃避,埋怨。

偏偏是她教会了我。

【篇二:偏偏是她作文】

张旻昱

“别看电视了,快去写作业!”“你看你怎么就考这么点分,你看看人家!……每次都会和妈妈吵起来,矛盾越来越深,也渐渐不愿交谈。

这天,外面下起了大雨,由于没带伞便只能在教室等家长来接。在教室等的百无聊赖,终于有一位家长在教室门口喊了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是妈妈,有一点惊讶。我和老师讲了声后便离开了。

外面雨下得很大,但妈妈就带了一把伞,两人挤一把伞让我有一点难受,不禁有一点埋怨,怪妈妈没多带一把伞。妈妈一路上都在试图和我讲话,但年我都用一些语气词应付过去了。

可能是雨下的太大,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汽车一辆辆从身边疾驰而过。突然一辆白色的汽车行使过,溅起了路上的水。“啊!”我不禁叫了起来。我身上全被溅湿了,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你怎么开车的?!”妈妈也叫了起来。而那辆车并没有停下反而开的更快。“你怎么样?”妈妈问到。“没事。”我虽这么回答,但整个人却冷的发抖。妈妈把她的外套脱下来给我穿上。“马上到家了。”于是我们加快了脚步。

到了家,妈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让我换上。等我换好衣服出来,妈妈帮我把拉链拉好,又替我把衣领翻翻好。我坐在椅子上,妈妈帮我吹头发。待一切都弄好后,我起身准备离开,但妈妈又叫住了我。她走过来在我面前蹲下。我低头一看,原来两个裤脚不齐,歪在那里,还一长一短的。妈妈将首伸进右腿的裤脚里,两只手把裤子向右一转,把裤子拉直。然后又伸进左腿的裤脚,用手将裤子里的内层向下拉了几下。这时我才发现,妈妈头上长了许多白头发,脸上也有了许多皱纹,面容看上去也比以前沧桑了许多。这才意识到妈妈真的老了,而我却还天天和她吵架,想想都有点对不起她。

没有想到,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依然是妈妈伸出了援手,而且是在我们一见面就吵架的情况下。果然天下还是父母最疼我们,而我们也应该多体谅他们。

偏偏是她,给了我关怀,也让我明白子女与父母之间一直存在着血缘关系,在我们一直向前冲的过程中,他们永远都是我们的退路。

【篇三:偏偏是她作文】

陈颖

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清新,凉风习习。夏日的炎热散去了一大半。

看天色尚早,妈妈便带我去水晶山散步。

沿着小路向上走着,风儿携着雨水的气息扑面而来。路旁的绿植散发出淡淡清香,沁入心怀。

不知走了多久,我喉咙干渴得厉害,便到处寻找着卖水的地方。约莫十分钟后,一个杂货铺出现在我的眼前。说是一个杂货铺,其实就是一个改装过的三轮车。车里放着各色各样的零食和水。

我们径直走过去,随手拿了瓶冰镇矿泉水。妈妈示意我付钱。:“哎呀,钱放车里了,我以为你带了呢”“我也没带,我以为你拿了呢。”母亲无奈的回答。我咽了口唾沫,越发觉得口干舌燥了。但是没有钱我只好有些不舍的把水放回原处。“给孩子喝吧,钱没关系,别渴坏了孩子。”水又被塞回了手上。

这时我才注意到老板的模样: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瘦瘦的,皮肤很黑。由于天热,脸上微微沁出汗水。“算了,我们等会回家喝吧。”“就一瓶水,送孩子喝也没关系的。”她放佛看出了妈妈的犹豫,熟练地打开瓶盖,塞到我手里。“喝吧喝吧!”我下意识地又看了她一眼,那张沧桑的脸上,汗水和笑意在绽放着。

接过水,我一下喝了一大半,只觉得一股甜意与舒爽。妈妈在一旁一再感谢,并承诺明天一定把钱送来,而她只是一个劲摆手,笑着拒绝了妈妈。我知道,做着小生意的她,家庭情况肯定不会太好,否则又怎么会每日在路边辛苦的售卖。

经过这件事后,我现在懂得了帮助别人并且不计较自己的得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会像老板一样抱着不求回报的心态去帮助他人。

偏偏是她,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了人与人之间不要光有“利”还有“情”,并且“情”比“利重要的多”。

【篇四:偏偏是她作文】

朱柯杰

夜,渐渐地降临,似漆黑的乌布笼罩大地;叶,沙沙地歌唱,似一曲温婉凄清的笛。在茫茫的灯光下,我看见了飞奔而来的妈妈。

她披着硕大的雨披,几根发丝随着雨水贴在她那削瘦的脸上,看起来很是焦急。那透澈的眼镜片上早已落满了水珠,她看到我,不顾一切地向我奔来。而我却在为她的迟到倍感愤怒,极不情愿地躲在她的雨披下,乘着电动车回家。

一路上,雨水暴涨。不知不觉间,宽大的裤管早已湿透。在这寒风瑟瑟的大雨天,我没有丝毫觉察。而妈妈,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车停了,她脱下雨披,将它整个儿套在我身上。她慢慢蹲下身,用那粗糙的双手捞起我的裤管。两只手抓住裤管的两端,用力拧成麻花状,然后散开。她一遍遍地攥拧,一次次地甩干,直到不滴水时才将我的裤管缓缓地卷上去,以免再次弄湿。望着妈妈那半蹲、疲劳的身影,我内心浮起一丝懊悔。当她起身,用关切的目光望着我的那一刹那间,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田。

忽然,马路旁闪过了一辆灰色的汽车。在高速旋转的车轮下,路边的积水飞溅起来。她转过头,下意识地立马搂住了我,那泥水似涌浪般无情地拍在她背上。单薄的衬衫上的墨色“花迹”一下子渲染开来,由一点蔓延到一片。我的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直到她说了那么一句话:“孩子,你没有被水溅到吧?”我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她仿佛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赶忙用冰冷的手为我抹干泪水。当她的大手触碰到我的脸时,我的心里被温暖照亮,而那股暖流早已涌遍全身。

回家的路上,我深深地倍感懊悔。用自己温暖的小手紧紧地抱住妈妈的腰,用头默默地蹭着妈妈的背,希望能借此给妈妈温暖,也或许我能为妈妈做的仅仅只有这些了。而妈妈却对刚刚的淋雨一点都不在意,一路上全是问候我的话,我把手搂得更紧了。

我躲在她的雨披下、躲在她的保护下、躲在她的羽翼下,看见她修长的头发被雨水浸湿了,雨珠顺着发梢缓缓地滴在她的背上,像是在雨中漫过步、洗过澡。躲在她身后的我却滴水不沾!

【篇五:偏偏是她作文】

朱婧妍

天气逐渐升温,阳光正好,十分舒适。

我和母亲准备去下乡,于是早早的到公交站台等车。车很快就来了,坐上后我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

街上还没有太多车,于是我们一会儿就经过了两个站台。这时,窗外一个中年妇女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上面似乎绣有蕾丝的花。脖子上系着一根银色的丝巾,缀着金色斑点。她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一头干练的短发。她正站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姐姐面前说着什么。我将窗户拉开一个小缝,听见她们的话。

中年妇女忘记带公交卡了,身上也没有硬币,只有整十的纸币:“小妹妹,你能借我一元钱吗?我忘记带公交卡了……我用十块钱和你换。”她的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的神情。小姐姐专注的盯着自己的手机,抬头看了阿姨一眼,眼神有些逃避:“不好意思啊,我只有着一枚硬币。”说着,她绕过阿姨,快步走向车门,投币上车。只留那位阿姨尴尬的留在原地。

中年妇女踌躇地上了车门,站在投币箱旁小声地对女司机说:“我忘记带公交卡了,也没有带零钱,所以能不能……”她还没有说完,坐在女司机后面的一位阿姨出声道:“我给你吧,就一块钱嘛。”

说话的阿姨盘着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她低着头在自己的皮夹里翻找着,找出一枚一元硬币递到那位妇女手中。中年妇女双手接过,连声道谢。她舒了一口气,坐到刚才那位阿姨对面,和她攀谈起来:“谢谢你啊,要不我把十块钱给你吧……”“不用不用,谁没有不方便的时候呢。”助人为乐的阿姨连连摆手,笑着说道。

中年妇女坐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硬是将十元纸币塞到那位阿姨手中,“还是给你吧,刚才真的谢谢你。”阿姨连忙把纸币又还回去,“哎呀,都说不用了……”两人纠缠起来,最后还是司机提醒,中年妇女才无奈的将钱收回自己口袋。

她们纠缠时,我偷偷看了一眼先上车的小姐姐,她就坐在我的左前方。只见她神情淡然地插着耳机听歌,抬头瞥了一眼,皱了皱眉。

阿姨的行为用网络语言来说叫给小姐姐打脸。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舍得给予帮助,借出那一元硬币。偏偏就是他这样一个乘客,让我意识到思想道德上的差距。

偏偏是她,让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那样明显。

我该向她学习。

【篇六:偏偏是她作文】

汪源

阴天,傍晚,楼下,我与她不期而遇。

还没等到换鞋子呢,烧饭的奶奶就让我去扔一下垃圾。我掂量着一定是装牛奶的箱子,家里最近添了许多箱牛奶,我眼中的废物也随之增多了。

拎着箱子匆匆下楼,迎面就走来一老奶奶。那是住在我们小区对面的老奶奶,她家小矮房离我们小区并不远,但却隔着一排整齐的铁栅栏。她继续拄着拐杖向铁栅栏这边走来,老奶奶她想干什么?疑问间,她叫住了我,并伸直她的左手指着我手上拎着箱子。她大概想要我的箱子吧,我想。我试探地把箱子靠近栅栏,她也将她瘦弱伸进来,她慢慢够着了箱子,我也不犹豫地放开了手。

这一次,我有机会望见了她正脸。她的岁数也不小了,估计比我奶奶还要年长。她的头发是花白的,仿佛被染过白色。她的皱纹清晰可见,一看就是岁月的见证。这谋杀了老人许多东西,都连那排整齐的牙齿现在也都掉得差不多了,我心里不禁泛起了些许同情。

老奶奶为什么需要这些箱子呢?我边想边上楼,眼边继续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继续驮着她的背一步一步走向另一个垃圾桶。她依然伸长她满是裂口的手去够垃圾桶,尽力地拿走可以再次使用的“垃圾”。

来到家里,见到奶奶再拿厨房里的垃圾袋,哦,对了,那些塑料袋也是奶奶集来的。她有时会将我将扔掉的塑料袋一把放进她的包里。一开始我也非常不解,奶奶却对我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懂得珍惜,明明还可以用的东西你们非要扔掉,现在的社会需要我们节约!”

我突然恍然大悟,毕竟都是老人,他们经历的风雨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正是因为他们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才会去在乎那些微不足道的箱子、瓶子吧。她们过得十分节俭,也异常地珍惜当下的生活。

偏偏是她向我要来我将扔去的箱子,使我了解了老一辈人的生活态度,更令我懂得了要勤俭节约,要珍惜当下美好的生活。

【篇七:偏偏是她作文】

朱白艺

夏天,太阳炙烤着大地,路旁的荒草丛几乎要燃烧起来,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与母亲正在采购暑期要用的书籍,大部分的书都买到了,可还有一本买不到,我初来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的,就在这炎炎夏日里寻找着书店。

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汗浸湿了我的衣衫,暴躁的我急得在那跺脚,“怎么还找不到啊,明明导航显示的就在这里啊!”我拿着手机,抱怨道。手机屏幕上,箭头就在图标旁晃来晃去。跑来跑去,可还是找不到,无奈,只好问路。

街上的人寥寥无几,我看见一个穿黄马甲的清洁工,看着她打扫着大街,包裹得严严的,心里一点也不想去靠近她。于是,去询问了一个中年妇女,“阿姨,请问书店在哪里?”我将手机递给她看,中年妇女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我,“前面左拐。”敷衍了事,前面有很多巷子,到底是哪个巷子左拐啊,观望半天,正想再去问问这个中年妇女,一转身,却不见中年妇女,小声嘀咕:“我还没问完呢。”

街上的要么是来往的汽车,要么是电瓶车,几乎没有行人,我也不好将正在骑车的人拦下来问,正踌躇之际看见了那个穿黄马甲的清洁工,我望了她很久,穿着长袖长裤,头顶一帽子还将嘴裹住,就这样裹得严严实实,在这炙热的环境下工作,我在远处都仿佛可以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

心中不情愿去问她,可街上除了我和她以外,没有任何行人了,心中不免抱怨,“为什么要在这么热的天出来买书啊。”我慢慢的走向她,他先是背对着我扫地,我正犹豫要不要开口,站在离她不足十米的地方思考着,她突然转过身来,“小姑娘,你在找什么啊?”带着一股浓浓的地方口音。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惊讶,她竟然主动问我了。既然人家开口了,我只好走向前,问道:“阿姨,请问这个书店在哪?”我将手机递给她。

她看了一会,放下手中的扫把,指着前面,“前面第一个巷子左拐就可以看到了,店面挺大的,一找就找到了。”她说道,我看向远方,随后对她说了声谢谢,“不客气喂,嘿嘿。”她笑了笑

此时此刻,我今中有些惊讶,在看到她笑容的同时,我也看到了她的眼睛,一双淳朴的眼睛。不管别人怎么想她,她都抱着一颗乐于助人的心,偏偏是我不愿意去接近的帮助了自己,偏偏是她。人不分贵贱,就算你身份尊贵,没有人基本的品质,在人们眼里,你才是最卑贱的。

我走向前,停滞的风,轻轻吹拂,予人凉意,心起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