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陪伴往往使人安心,可你试过刺激无比的陪伴吗?今年五月,同学们就去如东参加军训。军训期间的活动多彩多样,但令我最为难忘的,是就寝时间陪伴我的教官的声音。

喇叭声响起来了,可是胡同学还没洗澡,宿舍里只好开着灯。我忐忑不安,万一教官现在来查房了怎么办?果然,一会儿急促的脚步声向我们逼近,这简直像机关枪声一般。情急之下,我只好先让花同学关下灯,哎~真是委屈了胡同学,要他抹黑洗澡,估计现在他是欲哭无泪吧!“喂,干什么呢?快睡觉!要讲话的到操场上去讲!”我心中大惊:“我们不是关灯了吗?说话声音小得像次声波,这教官难道是顺风耳?还是蝙蝠?耳朵简直好得不可思议!”突然,郭同学的声音闯入我的耳朵:“不是的,是王同学在讲笑话……”我叹了一口气,原来查的是隔壁,为隔壁舍员“默哀”三秒,并感激他们引走了教官。

“谁关的灯!”原来是胡同学洗澡出来了,看他粉色的睡衣与脸上愤愤的表情极不和谐,众人皆笑,笑声音量的控制极为矛盾。“咚,咚”每一次敲门都充满了力量;每一次敲门都呼呼作响;每一次敲门都是光和影的匆匆变幻;每一次敲门都使人战栗在浓烈的恐怖色彩当中。所有舍员心中有四个字如心脏一般跳动:教官来了!胡同学闪电一般,条件反射一般地躲到了被窝当中,众人皆是气不敢出,蜷缩在被窝里。教官在“喂”了两声之后,也是渐行渐远,我的心脏与皮肤已经达到了“洛希极限”。几乎要跳出来。再看胡同学,被其它四双恶狼般的眼睛盯着,不敢再出声。

教官的“陪伴”专治打瞌睡,那是上课必备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