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2016年夏末秋初,刚刚参加工作年仅23岁的你接上了我们这一班小顽皮。在你的带领下我们班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三年来同学家长们都被你授课时的骄人风姿和专业表述征服,但在我心里你的眼神才是最美的语言。

有人说:“好朋友往往拥有相似的灵魂。”在你和我们的交往中,我逐渐证明了这句论断逆命题的准确性。刚刚大学毕业的你拥有独特地授课模式和思路引导,虽然外表老古板的东西掩不住你未脱的稚气。刚开学不到一个月,你已和全班同学打成一片。第一节课你说:“我是立志成为本校第一段子手的人。”全班哄堂大笑,本以为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可不过半学期,你的“黯然销魂辣眼睛”已成为全年级的流行词汇。下课除了向你询问问题目,还有一群来找你聊天的同学—当然不包括我。

初一时我的成绩较为优秀,也比较内向,在班里只属于小透明。你一开学便注意到了,我上课时总是向我这边抛来渴望建立外交关系的眼神,可被内向的我闪开了—连续几天课堂都是如此。你发现了我的内向性格,曾私下找我对我说:“你要外向一点呢,别让别人小瞧你。”那是我第一次与你对视,你的眼神里满满的阳光—是海边的阳光,我想拥抱这片躺在阳光下的海,可因为性格包袱压制着我,我放下了渴望与你对接目光的心继续着我小透明的生活。

可到了初二,我小学的学习模式已不适合初中高频率的学习节奏,成绩自然一落千丈,原本内向的心一瞬跌倒谷底。上课时,你的眼神更向我这边聚焦,同样的性格包袱压得我喘不上气,成绩自然不会有任何进步可言。为了找到合适的方法,我开始听妈妈的话每节课都盯着你的眼睛,跟着你的思路。那时我才感受到,你的眼神与我的眼神交汇的那一刻,让闹哄哄的世界静止了,我们像被整个校园包围那些图形不再是枯燥的线条而是金黄色的海岸。金黄色的海岸和蔚蓝色的海水美得没有节制,让我震惊,我想赖在这里赖在暖洋洋的风里,赖在只有你我的数学世界里,我好像看到思路在我脑中缓缓流淌,我也随之成长。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又回到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这个位置上的我不再有性格包袱,强大自信成了代名词,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与快乐。你我的眼神交汇也不仅局限于讲解题目时,当我忍不住和同桌分享今日成就的玩笑时,我注意到了你的眼神—阳光渐渐被乌云包裹,可提醒我的语气却带着一丝嗔怒,我觉得你的阳光明媚到无法让乌云掩盖住它的万丈光芒。

当我的眼神与你交汇时,脑海里的任何念头都消失了,只剩下满满的视觉、听觉和高速运转的大脑,我也变成了岸和海相依偎。

你的眼神胜过所有难解的公式图线,胜过所有的讲解,它是阳光下最美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