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盼望着,盼望着北风来了,大年的脚步近了,风刮起来了,雪下起来了,大红灯笼、窗花、春联出现了,家家户户红起来了,东北的大年来啦!

我爱东北的大年,因为它是那么红火。在城里,在路边,放眼望去,一排排与火一样的灯笼便会映入眼帘,红红的,令人暖和;瞧那龙湾公园里玻璃做的灯笼到处都是。在城市中央一个大广场旁有一个树一般高的灯笼,火一样的红,像一轮红太阳立在那里,仿佛是见了大年的热闹,就连太阳也想一同过年,整座城市都被它的兴奋劲儿烧红了,农村也一样到处都是大年。可挂的都是长者亲手用纸糊的灯笼,虽然没有玻璃灯笼耀眼,却也别有一番美感。放眼望去,“小猪”、“2019”、“双喜字”的窗花配上亲手书写的对联,可真是红火。晚上,城里、农村都好似被火烧了一般,那红火,那热闹,那过年的气氛,与白天真是“有其过而无不及。”

我爱东北的大年,因为它是那么热闹!离大年越近,广场就越热闹。瞧,那一群爷爷奶奶们,手握花扇扭得正起劲,领头的是一位老奶奶,她手里握着一对儿红扇,上身是大红羽绒服,下身是大红棉裤,十分喜庆;跳得最起劲儿的应当数那位手握一对粉扇的老奶奶了,她面带微笑,动作与领头的那位老奶奶不差一丝一毫,还有那位身着一套金衣的老奶奶,在“火团”中愈发耀眼,她体态轻盈的样子,仿佛她不是年过花甲的老太太,而是青春洋溢的小姑娘。在广场的另一边,有一群手持宝剑的老爷爷,他们的动作缓慢而有力,令人颇为寻味。家家户户也是那么热闹,大人们没有清闲,他们在屋子里忙碌着,因为今天要打扫房屋、包饺子、做春饼,还要做各种美食,孩子们也不敢怠慢,都加入了这忙碌而热闹的队伍中了。

我爱东北的大年,因为它是那么丰盛!那一桌子的大餐,光想想也就饱了,今年母亲说,祖母还要做春饼,可把我高兴坏了,这下八仙桌上就又会多了一道美味,况且祖母做的春饼可不是一般的好吃啊!没过多久一阵香味,混合着大米、小米、面粉和稻子的香味儿,迫使我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趁没有人注意,撕下了一小块儿春饼塞到嘴里,这春饼入口即溶,夹杂着土地的清香,有四季的口感,有大米的香、糯米的糯、玉米的甜,热乎乎的,吃上一口,堪比吃辣椒——同样的热。还有各种美食,我激动得一蹦三尺高。

东北的大年是红、是闹、是丰;亦是我心中的甜、的火、的美。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在雪地上坐着、躺着、打两个滚儿,使人心情舒展,我爱东北的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