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晚秋澄清的天像一望无际的大海,炙热的白光像碧湖的微波一般。山脚下,高挑的稻谷、平静的湖都这样悠闲。我拿着木棒在湖中搅拌着。倒映在湖中的楼房、木桥、花草被这悠闲的棒子搅碎成斑点,散开,又聚齐……

“我回去吃饭了。”小澜开心地对我说,我闷闷不乐地往回走。今天是中秋节,眼看到黄昏了,爸妈也没有回来。一直没有,从我出生到幼儿园中班,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每次的一个人在乡村黄昏中寻觅那一丝安慰。

走到门前,听见爷爷在跟爸爸打电话,我沉默了,肯定是回不来了。果然,爷爷无奈地看了看日历。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拿起四叶草瓶跑到了河边狠心地把我好不容易收集的四叶草全部倒在河中。

爷爷说等我把瓶子装满爸妈就会回来,可现在也没有回来。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乡村的黄昏真的很美,有落日,有大雁,但就是没有爸爸妈妈。我独自坐在落日下,看着夕阳西下。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小心地嘀咕着。等下一吹四叶草装满瓶子应该要很久吧!希望那时候,爸妈会回来。

看最后的残阳落入黑暗,我满足地找到了那一丝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