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在我记忆碎片里,我曾得到过许多人的关怀与帮助,但最使我难以忘怀的,还是那次“酱油”事件。

“帮爷爷去超市买瓶酱油,快去快回,爷爷等着炒菜呢!”我接拿着钱,骑上小单车,一路飞往超市飞奔。我三步并做两步跑进超市,很快就找到了卖酱油的专柜,看到爷爷要的那个品牌的酱油就放在最高一排。我掂起脚尖试了试,由于个子太矮拿不着。于是我拼尽全力往上踮脚,把手尽力往上伸,还是够不着,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了。一想到爷爷还等着酱油炒菜呢,我就急得直跺脚!因为我天生就有“社交恐惧”症,不敢和陌生人打交道,只有依靠自己想办法。我环顾四周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搭台垫脚,只好悻悻地望着酱油发愣……这时一只大手不费吹灰之力取下了一瓶酱油递给我,“你要的是这个吧?给你!”

帮我拿酱油的是一个高挑的大姐姐,白净的皮肤、飘逸的长发、明眸皓齿,宛若凡间仙子。我一边道谢一边接过酱油,心中不由得庆幸遇到了这位热心的仙子姐姐……

告别仙子姐姐,我飞奔去结帐,飞奔着跑出超市,却发现租的单车已被别人骑走了。瞅了瞅四周,竟一辆单车也没有!容不得我多想,只有使出我的自制绝技——风火轮。我抱紧油瓶,低着头飞速起跑,却不小心一头撞上了路边的灯杆。一阵头昏眼花之后,发现怀里的油瓶早已飞了出去,瓶子碎了,酱油也洒了,身上只剩下买酱油退零的三元硬币,已不够再买一瓶酱油。想起爷爷还在家里焦急等待,怎么办?怎么办?懊悔的我忍不住哭出声来……

真是天助我也!那位仙子姐姐正好又从我旁边经过,她看到我这副狼狈样子,拍着我的肩膀问:“小妹妹怎么啦?”我不住地抽泣着,说不出一句话来。那姐姐看了看路边摔碎的瓶子,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啊!正好我买了一瓶,我也不急着用,你先拿去吧!”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姐姐的好意!”姐姐还是执意要我拿走。我摸了摸兜里的三块硬币,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有这点钱了。”仙子姐姐摆摆手说“快回去吧,又没多少钱!”硬是把酱油塞给了我。仙子姐姐说的对,这一份温情是能用金钱计量的吗?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现在我还记忆忧新。每每回想起来,我都会发自内心地感激那位乐于助人的仙子姐姐。我在心里默念:我一定要像仙子姐姐一样,尽自已的力量去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