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8 | 作者:赞文

总观这世界,我发现它:一片叶,是它成长的一个见证;一段节,是它成长的一级阶梯;一片林,是装点自然的青翠。它,是竹,不娇艳,但尊贵;它平凡,又不输于那些名花贵草,总在风中摇摆着潇洒的身姿。

当春雷打响,春雨随和风轻落,滋润着万方土地,百花纷纷绽放,争着,抢着,欢迎着春姑娘的到来。在一片焕然一新的土地上,静静地萌发出几个小生命,它们,就是竹笋。它们告别了黑暗,终于破土而出,用一双好奇的眼去观察这个明亮的世界。它们就静静地长在那里,不像花儿那样鲜艳亮丽,惹人喜爱,相比而言,竹笋显得那样不引人瞩目,默默无闻地退下一件衣,成长一岁;一段时间后,又悄然无声地脱去一件衫,成长一节……它,就像怕惊扰了这宁静安详的世界似的,一切都是静静的。也许到了冬天,人们才能发现了它所静静做的一切。

冬天的寒冷迅速蔓延在世界各个角落,雪花在凛冽的风中狂舞,不久,满世间便白皑皑一片。北风呼啸,卷地刮来一阵疾风,擦入了竹林中,千万株竹尽管被北风吹弯了腰,也不肯折下一竹;即使叶片已全然凋谢,它也满不在乎,没有点缀的竹子,反倒更多了几分英姿。这样疾,这样冷,这样残忍的北风,不知结束了多少植物的生命。花,败了,叶,落了,世上究竟有多少草类植物能像竹子一样常年青翠,矗立在风刀霜剑之中,冷笑暴风骤雨之狂?

竹,也会开花,但它开花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繁衍,为了从容的安睡。可它几十年才开一次花,也是生命中最后一次——竹,开完花就枯了。我叹息:竹把一生献给了大自然,它又得到了什么呢?我为它惋惜,为它的命运而打抱不平。但,它至少收获了该怎样成长,该怎样打败一切艰难险阻。

自古以来,竹子就备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它从不缺别人对它由衷的赞美,但它一点儿也不招摇。竹子生来顽强,不懦弱,不甘毁灭;不求一夜成名,只求一生平安!

竹,它凭什么不值得我们歌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