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一朵花,长在树上才有它的美丽。

一放寒假,我就回老家了。

那是我儿时曾居住的小院,那棵墙角的柿子树,在凛冽的冬风里看见了它黑褐色的树枝,昏暗淡淡回旋。

老家很质朴,柴米油盐和爷爷奶奶常用的东西,颠簸的路面被冬风扯得稀薄冗长,更何况前几天的大雪封山,不把这路面盖得严严实实才怪呢!

我用手指掠过斑驳的墙面,即使是曾经的破烂不堪,触到的一种久远的亲切感从不曾褪去。

前不久,村里来了个生意人。听妈妈说要把咱家的柿子树买去做成供人观赏的根雕。

但爷爷想让它继续长着,毕竟这长了五十年的老树,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砍掉了多可惜啊。更何况,根没了,树还能活?

小时候的我,很是淘气。那一次,不知是咋么了,硬是嚷着吵着让爷爷背我去上庄老王家蹭顿刚杀了煮的鸭子。

爷爷拗不过,便“厚脸皮”的去了。现在想一想,还真是我厚脸皮了。记得那段日子,我们一家人都在门上,过着开开心心的生活……

时间像手中的流沙,一点一点安静的滑落。记忆中太多的岁月都如浮云般丝丝消散,轻轻掠过悸动的心,没有一丝涟漪。

时下,正值高中时代的我只有每年放寒暑假才能回老家去看看。但无论怎样,这里都是我扎根的地方,少不了斑驳的回忆与体味。

就好比那墙角的柿子树,春天的时候,绽放着米黄色的小花,很小,却很浓密。

秋天,不忘挂满一树“红灯笼”感恩这世界给予它的一切……根在,树就在,花就在……

爸爸在外地务工,也只有在春节回来看看家里的一切,陪伴爷爷奶奶。

如今,门前的小院是翻了又翻,周围的屋舍是拆了又拆。与儿时记忆中的模样相比,已相去甚远矣……

所有人都变了模样,就连老家也变了模样,只有妈妈和两个老人在此陪伴着它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春夏秋冬。

也罢,在离开他们的时日里,别忘了他们,心里有他们。

这个寒假,是在老家度过的,当然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总能让岁月都变得温柔。

墙角的那棵柿子树依旧挺在那里,像是终生守护着我们共有的回忆。也是对离家人的呼唤――一朵花长在树上才有它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