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一支红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他人;那是老师,一只春蚕,奉献了一切,温暖了学子,那是老师;三尽讲台,放飞了梦想,坚守了责任,那,仍是老师。

我的生命中曾有过这样一位只会讲方言的、特殊的老师。

初二下学期,结业考试,我考得很糟糕。即将迈入初三了,我的成绩却一落千丈。老师的责备、父母的失望、同学们异样的眼光……我赫然发现,这个世界可能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挫折随时会来敲门,失败会常常光顾,质疑、不屑等等目光,将我包裹地喘不过气来,我在慌张中迷失了来时的方向。

暑假自然而然,没有玩耍的自由,只能规规矩矩地坐在座位上,听着早已记了无数遍的解题方法,本就愁云惨淡的心,更是下起了倾盆大雨。我用叛逆期少年不成熟的脑袋思考,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没有答案的叩问,令人烦躁。放学的路上,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踢掉路边几颗我看不过眼的石子,随手摘下几片鲜嫩的树叶。突然,一位穿着橙红清洁服的清洁工走进了我的视线,他正卖力清扫着路边的垃圾。正值夏天,各种冰棍的包装袋几乎堆满了两侧。我走近了一些,我看到了什么呢?一位已将近六十岁,两鬓已然斑白的老爷爷?他脸上无数道岁月铭刻下的皱纹?额头肆意滑落的豆大的汗珠?还是他被劳累所迫弯下的脊梁?我看了看手中的包装袋,为自己刚想随手扔掉的想法羞愧,我走到路边,将包装袋扔进了垃圾桶,转过来看着老人打扫街道。

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只是好像,有一种精神牵引着我,我就应该站在那里!老人用了半个多小时扫完剩下的垃圾,此时垃圾车里已是满满一车了。我快步跑了过去。他好像知道我会来,也没有走,静静地等着我,待到我来到他面前时,他用一口纯正的方言对我说:“小姑娘,我看你站了好半天了,有事吗?”我一愣,继而摇了摇头。他笑了,仍是那浓郁的本地口音:“我看你不开心啊!”我惊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别说,我活了这么多年,看人还是有点把握的。”他说着,将垃圾车拖着往前走,我急忙跟了上去。“你有什么不顺心的,方便说来听听吗?”我犹豫了片刻,继而将烦心事一一告知。他很认真地听着,待我讲完,他意味深长地说:“小姑娘,你其实没必要那么悲观。你想啊,人这一辈子,总得有点挫折才精彩,就像你,成绩不好,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发挥失常,还有就是不够认真。你要相信,上天只会眷顾努力的人,你努力了,不需要任何人看见,成绩会回馈你,如果你没有努力,那么就算你装得认真,那也只是看起来努力而已……”我陷入了沉思。老人看着,给我打了个比方:“你看,比如说我,我说了一辈子方言,但老了还在努力学普通话,虽然说的不好,但好歹我努力了,比起之前总要好些吧!”他说罢用那标准的口音讲了一句不标准的普通话。我笑了,他亦回我一笑。我心中升起一阵明悟,多日来的包袱一扫而空。

我用一个重拾信心的少年理性的大脑思考,这个世界其实比我想象的要美好。过去庸人自扰,其实问题还是在于我吧。

此后,每每想到这位讲方言的,帮我找回来时方向的,令我及时醒悟的特殊的老师,心中总是带着几分敬佩、几分沉思。走进一中校园,我更无比庆幸,我遇到一位可能会影响我一生的人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