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外婆睡着了,她斜躺在藤椅里,悠长的鼾息声在一呼一吸间悄然响起,满头的银丝略显凌乱的纠缠在一起,老花镜半挂在鼻梁上,一些报纸在手里摇摇欲坠,另一些凌凌乱乱地铺了一地。

我望着外婆的睡颜,莞尔一笑,不禁忆起幼年时,我也是这般不省心,总是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总能感到一双温暖的手给我盖上被子,然后一阵窸窸窣窣,光线变昏暗下来,然后是房门旁轻声轻语的民谣,咿咿呀呀的。总让年幼的我以为是童话里的仙女来了。

于是,有一天,我神秘兮兮的把外婆拉到角落里,低声告诉她这个秘密。外婆听了,笑而不语,只蹲下来摸摸我的头,弯弯如月牙的眼眸里满是笑意。那时,我只奇怪外婆为什么光傻笑不说话。

后来我问着妈妈是怎么一回事,妈妈笑着摸摸我,说她总在忙碌时,看到外婆在房门前站着,见我睡着了,帮我将一切收拾好。我才明白,是外婆在我最美好的年龄里,撑起一片天,让我在睡梦里也能幸福地牵起嘴角。

我走进外婆的房间,拾起散落的报纸,轻轻摘下外婆的老花镜,阳光从窗缝跻身而入,攀到外婆的发端,像水波一样在她满是褶子的脸旁上细细晕开。我拿起一旁的毛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盖在外婆的身上,帮她掩好,只希望不会惊动她。

然后,我踮起脚尖,凝神控制手的力度,一点一点,缓缓拉上窗帘,敞开的光逐渐被帘边压成一条细线,渐细,渐细,最后消失殆尽,顿时,房间里一片昏暗。我蹑手蹑脚的掩门而去,并低低吟唱着那首似曾相识的民谣。在愈来愈小的画面里,我恍惚看见外婆幸福的牵起了嘴角。

外婆啊,如今的我不自觉地模仿你当年的动作,那样青涩,却又那样熟悉,宛如命中注定。你的爱,轻柔得像淡淡的海风,却深深地镌刻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是我心灵的甘露,让我不由自主的去寻觅、去模仿。

老挂钟“滴答滴答”得细数日子,我站在外婆门外,像是完成一个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