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撑一支长蒿,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沿着蜿蜒的河流,碧波荡漾。你,是否寻到了彼岸,那一片净土,看到触碰你灵感的柳絮在飞扬。

我的心中,亦有一片土壤,那里灿烂于阳,照耀着我的灵感不断成长。当我沉下心来,踏足其间——那飘散着悠悠墨香的世界。氤氲了一地韶华,潋滟了如水的时光。

牵一黄牛,与它对言。对余华,始于《活着》的初见。福贵一生中经历坎坷波折,有一段沧桑的过往。面对家人一个个离他而去,他的内心上又有多少旧时的痛、新添的伤呢?当他亲手去埋葬自己的儿子,看着黄土一次次落在儿子身上,颤抖的双手,泛泪的双眼,满是伤痕与不舍。最后,福贵坐在田地上,面对着黄牛,一遍又一遍地念出家人的名字,仿佛他们就在自己的身边。读罢,不禁泪朦胧,灵感漫上心头。是对福贵的同情,更是明白了要好好活着。珍惜身边的人,且行且珍惜。不负于心,不负此生。

待落日的余晖散在窗棂,置一木椅,沏一香茗,捧上《纳兰词》,别有一番风韵。翻开纳兰清丽的词章,就这样,跨越百年的隔阂,伫立在光阴的阡陌上,任往事的清风拂面,与一位叫纳兰容若的才子相逢。白衣胜雪,才冠三梁。一点若只如初见的开始,一段秋风悲画扇的结局。纳兰把自己的一生都写进了饮水词中。虽在今日,依旧可以嗅到那沉浸百年的芬芳。是“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的情窦初开;是“回廊一寸相思地,月落成孤倚”的只影阑珊。捧读《纳兰词》,我看到了一个寻迹于繁华著锦渴望布衣清欢,一个生长在无忧无虑环境中华贵多情的纳兰容若。不管多久,读此清词,皆有才下唇齿,又上心头之感。我知道了,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拢一月书,沏一舟茶,赏一古树,待其开花。

我驻足于这片净土,不问归期,种月耕云,我开始沉浸于这一片净土,晨钟暮鼓,安之若素。

我爱这片土壤,这里阳春三月,灵感飞扬。我明白了,其实发现生活的美好,纯粹而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