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我又一次看到了他那悲哀的眼睛。

这是怎样一张饱经沧桑的面孔啊!许久从未打理过的黑发乱糟糟的挺立着,那张枯瘦的脸上,由于经历许多日晒雨淋而变得黝黑,皮肤干燥而无弹性,岁月的流逝,让他窄窄的前额再添了几条皱纹,使他看起来老了几岁。此时,和往常一样,他的身边依旧放着一只塑料袋。

也许,他是一位拾荒人。小巷里,稀落落的人迹。那只肮脏的塑料袋子里装着几只瘪饮料瓶,孤独地躺在干裂的被烈阳烘烤的大地上。不,也许它并不孤独——它的主人,正坐在它的身旁,悄无声息地,凝视着这个世界。对面,百货店的生意红红火火,街边小贩的叫卖声传来,不远处的红绿灯路口行人来来往往。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闭上了双眼。人们都下班了,停在路边的汽车一辆一辆地驰去,百货店那个胖胖的老板娘忙了整天,带着微微的疲惫却又满足的笑,也关了店门。这条小巷终于又陷入沉寂之中。

现在只剩了他和他的塑料袋。他那双粗糙的大手紧紧拉着袋子,仿佛生怕它会被人抢走。他为什么还坐在这里呢?是想等待第二天的光明吗?他倾听着风儿的秘密,风儿也乐于和他分享。

是滑板的声音。几个小孩子吃过了晚饭,背着家长约了朋友,在胡同里玩。他抓着塑料袋的手又紧了些,透露了隐隐的不安。小鬼们向这边跑来,“嘻嘻”地闹着,笑着,其中有一个像是他们的头儿,滑着限量版的滑板,停在了他面前。

在他们的地盘,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邋遢的外地流浪汉!听,他口中讲的是什么?不操本地的音,更不像普通话!那头儿对身后一帮跟班一个眼神,有一个便快步上前抢走了他的袋子。不好!他起身,不料用力过猛,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发暗的大地上。那群小孩子见状,把塑料袋往十米远的地上一扔,随后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可怜的拾荒人,趴在地上努力伸手,想要碰到他的袋子。他向前攀爬,爬,爬,身体匍匐着,被旧鞋套着的脚费力往前蹭,大手已有几处破了皮,但他还是执着地攀爬着。那姿势算不上雅观,却打动人的内心。那几个饮料瓶换来的钱可能就是他的希望,他的妻子儿女可能还在温暖的屋里,盼着他回家。

他拿到了。他把掉落在地的饮料瓶拾进袋子内,转身,慢慢地,坐在了原来的地方。抬起头,他的眼睛,似乎有几颗晶莹的闪烁。

再看天空,夕阳落山了。

他拖着他的塑料袋,沿着攀爬的痕迹,向红绿灯路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