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他是个怪人。

不像其他老人一样总爱遛遛弯,下下棋,或是侍弄些花草,日子过得轻松自在。他总是忙忙碌碌的,跑东跑西,跟居委会大妈似的揽下各种事。

谁家和谁家吵架了,他急急忙忙赶过去调解,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让双方都不禁汗颜;新搬来的人家装修,他帮着搬东西,爬上爬下累得大汗淋漓却不提自己的辛苦;小区里的灯坏了,他自掏腰包买来灯泡装上去,搬梯子时风风火火的劲头一点不输年轻人……他似乎永远也闲不住,总是有许多事去做。虽然,年事已高,但身子骨还算硬朗。有他在仿佛能解决一切麻烦。

然而,这都是一段时间以前的事了。

那个雨夜,邻居家的孩子走丢了。他得知后,匆匆披上外衣便出来找。雨下得很猛,砸在地上噼哩啪啦的响,风来势汹汹地刮起来,树叶互相推搡,哗哗作响,他叫着孩子的名字跑在最前头,不知在那具算不上强壮的躯体里,怎会蕴含着如此巨大的能量。他不知疲倦地奔跑,几乎找遍了整个小区。终于,在潮湿阴暗的地下停车场里,他找到了缩成一团的孩子。他笑了,如释重复,雨珠顺着他花白的头发流进眼里,他视野中的一切渐渐模糊,深深的无力感涌上来,他倒下了。

出院那天,医生告诫他要静养,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忙里忙外了,他点头答应着,内心却不以为然。他依旧热心肠,在别人争吵时急急忙忙赶去劝架,却被对方气极时的一掌推倒,踉跄跌坐在地上,关切声嗡嗡如群蜂。他避开众人眼神仓促逃走,像打了败仗的士兵,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此后,便很少再见他“多管闲事”了,他开始坐在那棵苍老的梧桐树下抽烟,目光随着轻飘飘的烟雾望向远处的天空,收回视线时他常轻叹一声。有时他也会看看身旁这棵与他同病相怜的梧桐树,稀疏泛黄的的叶子在他眼底映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哀伤。

听人说他后来渐渐养起了花鸟,也和些老伙计一起遛遛弯,日子渐渐轻松自在。

如今他该算是幸运罢,只有他自己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