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我有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她十分惹人喜欢,家人给她起了爱称,叫“小绒毛”。

妹妹确乎像一个绒毛娃娃。单说那一头长长、柔柔的头发就让你手痒非去摸不可。“回头率”极高。

有一次妹妹对姥姥说,她喜欢小白兔。没办法,姥姥是妹妹的“追星族”里最疼她的一员。经过妹妹的撒娇,姥姥只好去买。赶巧市场没有卖的,姥姥费尽周折,经过无数人指点,才从一个个体户里买来一只雪白的兔子。那兔子的眼睛像黑豆一样,白毛如同雪花。

看见姥姥抱回了兔子,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敢落了地。妹妹等姥姥早就不耐烦了,那只兔子一出现,她就一大堆耍闹的脾气,冲到九霄云外了。他对着兔子看了,又看,亲了,又亲,还取了个名字—颖颖。她竟然用我的名字叫兔子!唉,天大的屈辱我也得忍着,我不敢怒不敢言,只好躲着她,她真是烦人的妖精。

还算老天有眼。小兔子在她身上撒了一泡尿。那气味难闻死了。妹妹立即大哭。家里人都来了,她才放低了音量。我发现她在眼角偷偷的抹吐沫。家里除了我之外,都送去了最真诚的问候。妹妹瞥了我一眼,不哭了,板着脸。谁也不搭理,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始傻笑。妈妈叫她把脏了的衣服换下来。麻利的“抢”过兔子,打了几下。

这下真完了。妹妹大哭。姥姥问:“怎么了,为什么哭?”她说:“兔子多小啊,妈妈打它,它还不懂事呢。”姥姥识趣的躲开了。

要我说她就是—矫情,矫情!屁大一点事都哭。唉!这就是我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妹妹!真拿她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