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乡村的一切都还是宁静的,阳光懒散的映进窗户,偶尔几声鸟的啁啾声也不能打破这美好的宁静,醒来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深吸一口气,欲使清香灌满胸腔。

是爷爷正在泡茶,退休后的他喜欢上老家的自在生活。他挺直着腰,熟练而轻缓的动作在茶香中进行着。他注意到我:“囡囡,早啊。”我笑着向他走去,他示意我坐下,并为我递来一杯茶。淡黄色的茶在白色茶杯里发出氤氲的水汽,我轻轻吹了吹,呷了一口,“哇,好苦!”我夸张地皱眉撇嘴让爷爷给我倒点水兑兑。他笑了,“你再多喝几口就能感受到它的清香。”我不信,把茶杯一推,“不行,太苦了。”这时突然感受到口中一缕清香正在生成,萦绕在齿颊间,令人回味无穷。我又赶紧喝了一口,“诶?还真的有香味呢。”爷爷笑而不语,将茶杯注满。

手机消息突然响起,同学告诉我月考成绩出来了。我忐忑地登录,在手机上显示出来的成绩,让我顿时跌入深渊,鼻子一酸,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视线慢慢朦胧。爷爷被我的反差吓到了,连忙问我怎么了。我把手机递给他,他看了看,轻描淡写地说:“没事的,不就是一场考试嘛。”泪水依旧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我的心仿佛被重重击了一拳,透不过气来。过了不知多久,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爷爷递纸巾给我,让我擦干泪水。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茶壶放在我面前,将壶中原来的茶叶倒掉,倒入新的茶叶,提起开水缓缓地注入茶壶中,霎时洇出一片水汽。小小的茶叶粒在沸水下慢慢舒展开,由一颗小茶叶粒变为一片片大茶叶,沸水也渐渐变为淡黄色。

爷爷把茶杯拿起,放在我鼻下,扇了扇水汽,问:“香吗?”清香再次充溢了我的胸腔,带着未了的抽噎,我回答道:“香。”爷爷放下茶壶,意味深长地笑了,“你看,小茶粒只有在沸水的折磨下,浸在灼热之中才能发出这样的香味,第二次冲泡时即使水不烫了,它也照样有香味。所以啊,考试的失败便就像是接受这灼热的考验,经历了这样的考验,相信你会更好。”

我破涕为笑,说:“爷爷你是在泡茶还是熬鸡汤呀,味道这么熟悉。好吧,我喝下了。”爷爷也笑了。我如释重负,是啊,人生如香茗,只有在沸水的催化下,才能释放出属于自己深蕴的清香,甚至将沸水染成属于自己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