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Hello,大家好!虽然我是十分讨人嫌的一只蚊子,但是我总是热情地面对生活。人们十分讨厌我们是因为我们必要的食物是血,而且我们还会传播某些疾病。我们经常趁人们不注意,偷偷地停在他们的皮肤上,长长的吸管戳进他们的皮肤里,吮吸着美味的血液,等我们偷偷溜走时,人们的皮肤上会长出一个红红的、肿肿的包,十分的痒。

这天,我看见人们按了电梯,电梯门开了,我趁他们不注意,嗖的,钻进电梯里,刚想偷袭一下谁时,只见一个大巴掌向我拍来,我只好往下飞,一个劲儿地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才没有被看见。不一会儿,有一家人就下电梯了,我跟着他们走进了他们的家门,准备着晚上的偷袭。

洁白的月光洒在窗户上,那家人已经准备上床睡觉了。我埋伏在房间的角落,心里想,好害怕呀,万一他们发现了,被打死了怎么办?可是也不能挨饿呀,我们只能吃这种食物,但是万一我被打死了怎么办?唉,如果我们蚊子不吃血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呼噜声,躺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妇人。我充分地发挥蚊子的本能,迅速地飞到他们耳边屏住呼吸,停止了嗡嗡叫,停到了他们的皮肤上,心里又想,他们这会儿应该听不见我的声音了吧?于是放声地嗡嗡叫起来,庆祝我已经成功地爬到了中年男人粗糙又多毛的皮肤上。那毛真是多的像草丛啊!忽然中年男人的呼噜声停止了,灯也开了,我一见形势不妙,赶紧飞下床躲进了床底。

中年男人仍然努力地寻找着吵醒他的罪犯,也就是我。我在床底下听着动静,过了好些时间,灯才关了,我这次吸取了教训,听见男主人的呼噜声打得十分大,睡得特别沉的时候,我噗嗤一下飞起来,也照样屏住呼吸,停止了叫声,飞到它那茂密的“毛海”中。

唉,真鲜呐,他的血怎么那么鲜呢?肯定是我们蚊子最爱喝的A型血!

正当我在饱餐的时候,一只大手忽然向我的地方袭来,差点把我抠进指甲缝里,我被吓得赶紧停在墙壁上。

男主人抱怨着打开灯,叫醒女主人,拿来电蚊拍,开始寻找我。我想卖弄一下我的技术,于是停在那里纹丝不动。可是心里想着,万一晚了一秒,我将被电蚊拍给电成灰,万一早了一秒呢?男主人女主人又会到处找我,找到了,还不是会把我打死!

于是我在我的虚荣心驱使下停在那个地方,他们的电蚊拍拍过来之前一秒,眼看就要碰到我了,我优雅地拍拍翅膀,翻了一个身,就飞到了阴暗的角落。男主人和女主人气得直跺脚,破口大骂。

我灵巧地飞出了窗户。这次我可是饱餐了一顿呐,而且还卖弄了一下技术,哼,看看这些人类还小瞧不小瞧我们!

你们等着我,下次再来光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