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我外婆的姐姐,也就是我唯一的姨婆,别人叫她“悬石”。而她之所以叫作悬石,名如其人,似乎是因为她就如悬崖边上孤独、无声的石头一般。

在她周岁那年,一场高烧夺走她世界里一切的声音,也为这块石头开启了令人心酸的人生历程。

初次见面,是在烟花撒散夜空、千家万户贴春联、挂桃符的春节。你的母亲刚刚离你而去,终身未嫁的你无处安身遮风避雨,被我的妈妈接了过来。完全陌生的人围成一团,在火锅旁热火朝天地吃着、聊着。而我看到,你始终未动筷子。我盛了些东西给你,你抬头愣愣地看着我,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

再后来,你不仅住进了我家,还成了我房间大床的主人。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件十分开心的事,你不仅睡走了我的床,还抢走了妈妈摩托车后座那本属于我的位置。并且,你是个十分令人费解的人。

早上五、六点钟,太阳都尚未探出头时,你就爬起来,拄着杖来到我床边,偷偷挠人家的脚丫。说实话,那时候我挺讨厌你的,可我却不希望你离开我家。因为,你会把你的零钱塞给我。而对于当时还只是个小学生的我来说,这样的“大钞票”几乎是可以抵消一切的不快了。

但久了之后,我发现你不仅塞钱给我,还给每一个经常在你身边的人。现在我懂了,寄人篱下的你,是在以一种讨好的姿势乞求别人的善待。

最后的一段时光,你似乎回到了孩童时代,那个需要大人围起护栏不让出去的时代。你变得摇摇晃晃,在地板上踩的每一步都如同陷在泥里,又要使劲拔起来一般艰难。屡次的摔倒让围栏变得一次比一次高,而我看到的,是一次比一次渴望外面的双眼。

那眼睛,总是死死盯着每个进出我妈诊所的人,生怕有人拿走一丁点东西;总能够在衣服上找到那针孔,替我们缝缝补补;总能让人看见你内心的那片无声的天。可它却也一天比一天浑浊,光芒也渐渐暗淡。而最终,它闭上了。代表了你挥挥手后就无声息的离去。

你要去哪啊!走出了我家,你不得到另外一个“家”?寄人篱下是你永远摆脱不了的魔咒啊!再说了,回家的路是哪边,你知道吗?悬崖的上边是遥不可及的天,而下边则是虚无缥缈的雾啊!

谈到你,我总会有种罪恶感。我不仅没有帮你洗过衣服,换过药膏,端过热茶。反而还向你讨钱,把你当作提高作文分数的泪点,和你争抢东西把你惹哭。

对不起啊,当初的我还万般嘲笑你干哭无泪,是在假哭。殊不知,那场高烧还破坏了你的泪腺,让你失去了流泪的权利。

等到了你出殡的那天,我才知道你去世的消息。果然是你,生不带来只言片语,死不留下一星半点。连我的梦里,你都未曾来过。

又是一年春节,满桌大餐几乎样样俱全,却唯独少了虾蛄。妈妈说,你最爱吃的正是虾蛄。真想时光倒流,让你听见人们招呼着去庙里拜拜求平安的欢声笑语;火锅滚烫时那伴随着美味的沸腾声;让你听见全世界的热闹和在你身后问着“除了虾蛄还有别的什么想吃的?”,我的声音要对谁响起?

或许,再轮回一世,我们再次相遇,你会告诉我你仍爱吃虾蛄。听见我对你不舍的呼唤。那块石头,化成杜鹃或是其他什么的燕雀,飞往世界的那头,寻找栖息的枝头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