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我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下床,在舍友的酣睡中悄悄掩上门走出宿舍。

六点的天空已渐渐撩去黑色的面纱,冬日的太阳此时仿佛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躲在大榕树后面,只透过蓊翁郁郁的叶子泻下斑驳的光线。许是寒风的存在,我并未感受到温暖的气息,如同灰冷黯淡的内心一般。

穿过密密的树荫,映入眼帘的是平常人来人往的小卖部和食堂。可此时,它们都紧紧地关上了大门,周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再无他物为寂静的道路点缀。我总觉得有些瘆人的冷清,不愿在此停留,便加快脚步来到红白相间的跑道。在硕大的操场里,我随意到可以抵挡寒风的角落坐下,无意间发现了夹于两台阶中破裂的一角,竟有一抹淡绿。

有些不可思议的我弓着身凑近看向这棵小草。它不像花店里养着的植物一样有肥沃的土地,只能在小小的缝隙中艰难生长。它的茎很纤细,仿佛只要我用力吹上一口气,它便会折断。想是营养不足,几片没有光泽的树叶耷拉在上面,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茎的最上端有一对小得几乎看不见的嫩绿的新叶。

我恍惚了,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究竟是怎样的勇气和毅力支撑着它继续坚持下去,甚至冒出了新芽?

被前方庞大的树荫削弱的寒风终究还是袭到这不堪一击的小草身上。它就这样顺着风或左或右地摇摆,像是和着风起舞,仿佛对这“灾难”并不抗拒也不逃避。它牢牢地拽地石缝,拼命让自己不脱离地面。我的心一震,对小草的怜悯之情早已荡然无存,一股敬佩的源泉涌上心头。我想,小草这是对自己负责,对生命的尊重。

看着顽强的小草,许是颇有感触,我的鼻子一酸。在对它而言广袤无垠的操场上,它犹如沧海一粟。但它并没有放弃自己,而是勇敢地面对所有磨难,努力向上生长、朝着太阳的方向生长。它用它的顽强告诉我,逃得掉的是落魄的勇气,逃不掉的是漫长的人生。在这仅有一次的人生中哪怕前方有再多荆棘,我们也没有理由借故堕落而拒绝掉远方整个葱郁的森林。

回过神来,天已大亮。不远处的房屋染着一层红色的云霞,太阳终于升上来了,露出孩子般通红而灿烂的脸庞。嗯,很好的太阳。我扬起笑容走向教室,积压在心中那因挫折而萎靡不振的心早已注入新的活力。前方依旧是一片清风明月、细浪拍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