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又是一个秋风送爽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三个人的肩上。我们正走在同一条小路上,走向同一个心灵的港湾。

时针指向下午三点,一段轻柔的钢琴曲准时响起。我按掉闹钟,合上作业本,妈妈放下手里的家务,爸爸合上工作的电脑。三个人心照不宣地准备好,一同前往外婆家。

爸爸曾在几年前送走太奶奶后的时候告诉过我,不要让无法尽孝成为自己的遗憾。于是在那时,我们便默默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则:每周都必须去一次外婆家。只是可惜爷爷奶奶远在上海照顾堂弟,无法时常见面了。

才站在小路的一头,已经远远地看到外婆开着门站在小路的另一头等候,我向外婆跑去,嘴里喊着:“外婆,我们来啦!”外婆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堆到了一起,她摸了摸我的头说:“你们总是这么准时。”“当然啦,这是规则,违反了可要让外婆等急了。”我调皮地说。

茶香早已溢满整个院子,外公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前把香茗一杯杯地斟好,从小他就告诉我:“茶要慢慢品,就像人生。”也就使我到现在每喝下一口,总感觉仿佛懂那么几分,却仍悟不透彻。可茶香依旧入心脾,那是外公的味道。

一家人正聊得开心,外公外婆在爸妈面前就像好奇的小孩,认真地听着爸妈讲他们所不知道的事。他们却少不了对我们的关心,“最近工作顺不顺利,学习辛苦不辛苦……”我们的口径永远一致:“一切都好。”只为了能让他们满意地频频点头。

我开始在庭院里转悠,因为规则中有一条是:每周为外公外婆至少做一个家务活。上星期扫了地,这星期倒是看着院里的几盆花像是渴了,就找到外婆的花洒悄悄给花儿打着圈浇上。“哎哟,怎么总是搜罗着点活做,都说了好多回了,不用啦。”外婆无奈又欣慰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外婆总知道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回过头去,说:“这也是规则,没做了可要让外婆多辛苦一点了。”外婆便从背后搭着我的肩,像个小孩一样凑在我旁边。人生中的小确幸,总在不经常间被感知。

经过几回的观察,我发现爸妈有时也坐不住,总忍不住拿起手机。于是我也添上了一条规则:不许在外婆家拿手机玩。他们欣然接受,这次果然按规则照做了。爸爸的话时常在脑海里回荡:“规则是用来完善彼此的,为的是把约定做得更好,要把规则种在心里。”

这就是我们家的尽孝之规,也许我们都早已把它种在心里,而尽孝这条路还很长……我们将继续补充完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