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人生不可仅以黑白论之者十之八九。人们总习惯给事情简单定是非,但到头来发现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是非论”与“好坏论”各执一词,可是谁心中能没有杆“秤”?那根拉扯着理性与情感的、必不可少的秤。

近日两名大学生的“轮滑之旅”让许多网友点赞,他们历时五天半从山东一路滑到北京,唤起了许多人的轮滑梦,充满了激情与青春的梦想。而交警部门则指出:大学生的行为违反了交通法规,按法应罚。

不可否认,大学生的坚持与果敢正是这一代年轻人最好的代言。

谁的青春不是热血而满怀梦想的?谁不想着诗酒趁年华?可话又说回来,这确实是一件不对的事,无论是怎样的初衷,白纸黑字的法律条规,触犯了就是触犯了。

自古不能两全的事多如繁星,以前有“忠孝两难全”,如今也有“对好两难全”。很多时候,“好”的事可能是“不对”的事,而“对”的事也不一定都是“好”的事。但笔者窃以为,只有守住心中“是非”的底线,才有资格挥舞手中“好坏是非”的判断之棍棒。

六、七十年代的人们盼望法治的健全,因为到底是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而如今这个时代,有基本完善的法律,人人有法律意识。可网络上“人肉”“怒打小三”的字眼还是屡见不鲜。诚然,做出这些举动的大都自诩正义,群众也有拍手叫好的,似乎极为解恨。可这些看起来“好”的事情有许多是违法的,是“不对”的。就像我们不能逞一时之快而随意打骂他人,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个罪犯的“情有可原”就判他无罪,“激情犯罪”更多是托辞,谁都不能代表正义或道德而凌驾于法制的是非之上。

同样,“对”的事情也不尽然是大众认为的“好”。正如校方规定的统一着装不一定是学生心仪的服饰,书法家为追求艺术美而改变了正确的笔顺。

梭罗说:“人生而自由,但也无时不在枷锁中。”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就像从来没有绝对的是非好坏。但我们之所以制定法律,我们之所以给事物定性对错,是因为我们需要它。“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关于好坏的看法实在太多,但这个世界却不能只听任个人意愿而肆意前行。

因些每个人心中都当有杆秤,去衡量对错,去判断界限,去对这个社会负责。

屈原在千百年前发出感慨:“何方圆之能周兮?”这个世界既需要是非如“方”的理性与底线,也需要对错如“圆”的温度与怀柔。但我们首先要“站定”是非,再去判断好坏;若是一味忽略是非之分只是主观臆断,何以成理智之人?又何以成法制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