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大部分人都已经走近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命运的抉择已然摆在面前。当年一起吃饭玩闹的同学朋友有的仍然在求学,有的却已经早早的踏入社会,感受着象牙塔外的繁华与艰辛。

初二那年一起高谈成绩无用、人脉才是生存决定因素的朋友也逐渐失去了联系,最好的也只是偶尔在QQ空间里互相点个赞。可这几年似乎流行清理空间,大部分人的空间点进去都是无尽的白,包括我自己的。一口气从2017年删到2010年,七年间两千多条说说,带着年幼时的非主流,带着那时的悲欢离合一起扫进回收站。

不知不觉,我们长大了。我们变成了小时候心心念念的大人了,我们拥有了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人生规划。我们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一砖一瓦慢慢构建起一个成年人的初步框架。这时候便有人开始怀念小学时一毛钱一根的辣条,怀念那时不夹杂利益的友谊,于是有人调侃我们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了。

我们老吗?

十八岁的我们正处于少年与成年的分水岭,我们有着青年人的热血和朝气也有成年人肩上沉甸甸的重担。我们像婴儿一样跌跌撞撞开始适应这个被人描述成弱肉强食的世界,又在疼痛中砥砺前行。

然而岁月是朵两生花,有人在花季里尽情绽放也有人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枯萎。

美国政治家富兰克林曾说过一句令人怵惕引人深思的话:有的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七十五岁才埋葬。不外乎就是告诉我们,当我们不能对自己手上的时间宣誓主动权时,那么生存也无异于毁灭;还告诉我们,是该激活灵魂,给自己设计一个精彩的不重样的人生了。

我们不想在多年以后回首的悔恨中,循环完了自己寡淡乏味的一生。此时的我们野心勃勃跃跃欲试,繁华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炫耀着它的精彩、演绎着它的复杂,我们血脉贲张又深知准备不足,我们疲于现状而又暂时无法改变现状。

我们知道,改变这一切需要时间,而我们要做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沉静下来,为改变而收敛,为释放而克制。

因为,高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