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曛黄的台灯毫不疲惫地将灯光洒向书桌,窗外,漆黑的夜里还悬挂着点点星光。夜深人寂,作业却依旧堆积如山。眼看快要期末考了,学习压力骤增,我只觉得上天赐予我夜的眼睛,注定要我用它完成作业。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终于做完了作业。但睡眠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次日,我迷迷糊糊只隐约听见老师正讲着小说中的“角色”问题,思绪一下被拉远了。课后,又是一堆作业!放学后,爸爸开着汽车接我回家。跟爸爸聊着学校里的事,讲到作业,我忍不住爆发了:“老师说什么‘角色’,还要以学生的角度诠释‘角色’,依我看学生是最累的‘角色’吧!”爸爸听了,只是微微一笑:“以后会明白的!”“以后?现在我就已经够明白的了!”沉浸在愤怒中的我禁不住大叫。只听得爸爸叹息着说了句:“进入社会的角色才最累……”

凌晨零点整,我才拖着倦惫的躯体钻进被窝。爸爸为我关门,道:“我还有很多课件要处理,你先睡。”说完便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两点多,我从睡梦中醒来,去上卫生间。突然,我瞥到书房里电脑还闪着荧光:爸爸依旧在那工作。我定睛多看了一会儿,摞成一堆的材料搁在桌前。借着那微弱的光,我打量着父亲。年过四旬的他与其他人并无二致,一副黑框眼镜挂在高高的鼻梁上,眼角边的皱纹条痕清晰刺眼。课件似乎已经处理完了,他翻阅着那堆说不清是教案还是文件的材料,凝神沉思。不时地写写划划。蓦地,我仿佛从父亲,从文件看到某种东西——责任。

回到床上,我久久不能平息。什么是“角色”?它并不是“演员”这种临时性的身份,它不是“扮演”出来的,而是“担当”出来的有血有肉的现实形象,它被赋予了种种相关的责任。“进入社会的角色才最累。”父亲的话再度回荡在耳边。现在我明白了,原来,进入社会的人需要承担着来自家庭、单位、社会中对应的诸多压力与职责,而学生还没有真正步入社会,完成作业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这个责任又何其单纯!此刻,我领悟到了到“角色”里包含的沉甸甸的使命感,也为自己大喊作业繁重而羞愧。

生活是个大舞台,它赋予人们不同的角色,给予人们不同的责任。“角色”不是噱头,而是意味着——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