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早在几天前,我看着手机屏上触目惊心的成绩,手忍不住颤抖,手机险些掉在地板上。我失神地望着前方忙活着做饭的母亲,最终低下头苦笑。我静静地走向她,把成绩递给她。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但眼底的失望早已把什么都说尽了。

夜晚,月华如水。我站在窗边,跟父亲抱怨生活以及学业的不如意,电话那头的他静静地听着他如麻雀般聒躁的女儿的唉声连连。末了,只轻轻地吐出一句话:

“当能力配不上野心时,就该静下心来学习。”

电话这头的我愣了愣,仿佛被按上了消音键。父亲的话虽轻似羽毛,却沉重地落进了我的心里。

今日,雨丝连连。开完家长会后,母亲牵着我的手,撑一把小伞,说:“走吧,回家我给你熬螃蟹粥,我托人从老家带来的。”我低着头,有些感动又有些愧疚。不经意间瞥见那把伞完完全全地罩在我的头上,母亲的肩膀早已湿成一片。我的眼睛顿时有些涩,喉咙似被什么堵住,发不出声。

回到家中,母亲忙着熬粥。她先把张牙舞爪的螃蟹按住,刀起刀落间,螃蟹被切成两半,紧接着把螃蟹和米丢进锅里炒熟。空气中顿时氤氲着水汽和螃蟹的香味。接着她把米连同螃蟹一同倒进水里。母亲静静地倚在墙上等待着,拿捏着时间,待浓郁的米蟹香再度闯入鼻中时,她走到灶前,打开锅盖,一边拿着勺子不断搅拌一边对我说:“熬粥的过程急不得,时间要掐准,添加配料的处理程序也有讲究,当火候刚好时,这时熬出的米才会更糯更香些。有的人急于品尝,忽略了火候和时间,煮出来的米自然就涩而无味。呐,好了,快尝尝吧。”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地舀一勺粥放入嘴中,竟是甜得溢满心尖。

“熟粥未凉。”母亲缓缓开口,尾音带着些许笑意。

对,熟粥未凉。静下心,我仿佛看见不远处的一方天地突然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