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都快期末了,我还没有画好美术作业,好不容易完成了,又觉得画得不好,涂涂改改,始终觉得不满意。一直拖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错过交作业的截止时间。如果因此导致美术成绩不及格,那我假期的日子就很难熬了。唉,这都成我的心事了!这不,直到星期五,我才决定去交作业。

办公室门开着,刚要敲门,我的手又缩了回来:我该怎么跟老师解释这迟到的作业呢?

“张西源,你在干什么?”班主任突然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边说话边朝我走来。“我……我来交美术作业。”班主任怎么来了?现在骑虎难下,我连打腹稿的时间都没有了,心中产生了畏惧——我那鬼画符似的美术作业就要这样公之于众了吗?苍天啊,这可不亚于“斩首示众”啊!我是不是应该再画一幅?要不我再晚两天交作业好了!进退两难间,班主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赶紧去呀,愣着做啥!”

我硬着头皮敲门,进了办公室。美术老师的办公桌正对着我,我忐忑不安地走上前,每走一步,都能听到心脏抗议、呐喊一般地大敲大擂。如果我是干了坏事的老鼠,那老师就是黑猫警长;如果我是一只飞虫,老师便是捕蝇草;如果我是鱼肉,老师就是刀俎。深吸一口气,我吞吞吐吐地小声说:“老师,我是来补交作业的……”

这边放下作业,那边我就想开溜。哪想到老师出手比我还要快,一把抓了过去。完了完了,定时炸弹要爆炸了。我的心脏简直要跳出来,我已经预料到老师的回应:“你这画的是什么啊?不及格!重画!”

……

我低着头,感觉自己就像暴风雨中被吹得左摇右摆的柳树。

老师润了一下嗓子,我的头又低了一点。

“张同学,你用心画的作业还是很不错的。”老师说。

什么?老师竟然没有批评我?竟然没有嫌弃我的“鬼画符”?

我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

“考试只是检测手段,作业也不过是你们学习成果的展示。看得出来,你用心了,也进步了,那我的教学目的就达到了。”老师轻描淡写地说道。

走出办公室,回想着老师的话,原来是我太看重得失,没有领悟到老师的用心啊!我长舒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的心事终于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