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第一天

今天,我在楼下玩土,看到了一只红蚂蚁,他比较特别,其他的蚂蚁有在树林中仔细地觅食,有在地面上和同伴打闹,有到处寻找安全舒适的洞,还有的在树荫下休息……

而它却在散步。说它游手好闲吧,它的步伐中带着一点急切,说它严肃吧,又带着一点缓慢,它到底在干吗?此刻,我多么希望法布尔就在我身旁,让他和蚂蚁交谈。出于好奇,我想将它偷偷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担心妈妈会把它碎尸万段,于是将它装到瓶子放进草丛中。

第二天

一大早我便穿上衣服,冲出家门,飞奔向那颗树下的草丛,但当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闪电般冲到这里的时候我又灰头土脸地跑回家中,我居然忘记带给蚂蚁的见面礼啦。

当我第二次冲向“基地”的时候,太阳公公射出的光线也并不柔和了,有点儿刺眼,我从草丛中将它拿了出来往瓶子里投了点儿面包屑,不知是它一天没吃东西了,还是草丛中太冷,我投的食物没过几十秒就被它三下五除二的吃了。

我将它从瓶中放了出来,想让它运动运动。可它却认为这是我的疏忽,给自己创造了一个逃跑的机会。它开始拼命的跑,可它那速度却让人“不忍直视”。我没费吹灰之力,手往前一伸便捏住了它。我将它放回了瓶子里。

第三天

今天我脑海里涌出了一个新的想法“斗蚂蚁”,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小伙伴,他们都赞同。

我们便开始了我们的“斗蚁大业”。我们各自开始寻找自己的蚂蚁,我将前几天找到的那只蚂蚁和小伙伴的一只黑蚁一同放入了纸箱里。经过几次反复实验,我知道了,如果双方都摆动触角,他们就不会开战。相反,如果有一只或两只不动触角,他们才会开战。而许多时候它们并不会开战,反而其乐融融地生话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