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昏黄的的路灯下,雪花呼呼地擦过耳际,我上路了,再也无法忍受你们的唠叨,不愿争吵。

——题记

从小到大,我只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为我安排了一切,包括兴趣爱好,甚至我的未来。并且,我也不能有半句怨言,别的孩子在窗外疯跑,而我只能被圈在屋里读文言,背外语,你们就在一旁看着我,没有任何表情。每次考试,只要退步一名,你们都会毫不留情地把我痛打一顿,任凭我哭了又哭,你们只是一句话:“为的就是让你有出息!”

我用了最大的努力,期末考试时我得了“年级第一”的荣誉。家乡的冬天,除了冷,还是冷。您在校外等着接我,寒风吹乱了你的头发。我看了您一眼,没有说话,上了脚踏三轮车。顶着风走,您显得很吃力。“这次考的咋样?”您的问话冷冷的。“第一!”我面无表情,嘴里蹦出两个字。您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了您脸上久违的笑容。而我,却笑不出来。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泪水溢满了眼眶:“难道一直就这样吗?我的所有的努力就只为取悦您和妈妈吗?”

那天夜里,我出走了。

寒风是那样的犀利,割断了泪痕,割不断往昔的回忆。我想,这些年,我一直和父母在同一架独木桥上,我在这头,他们在那头,必定要有一方让路。多少年了,我一直在让路,为了不识字的妈妈,为了终日劳作的您,可是,我长大了,该有属于我的路了。

我最终回到了家。雪停了,夜很深了。推开门,轻声进去。您和妈妈都不在屋内。桌子上有热过的晚饭,盘子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很乱的字:“孩子,我们知道错了,应该给你一些自由了。只求你以后别一个人在夜里出去了!”

瞬间,眼泪冲破眼眶,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那晚,是我回家最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