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听奶奶说老家的菱角开始冒绿了,下次回家就能吃到鲜嫩的菱角了。

从这以后,我常常做梦。梦中总出现老家屋后的小河,小河里长满菱角,普普通通的小绿叶一簇簇紧挨着趴在水面上,远远望去,很像水浮萍,似乎还飘着浅绿的芳香,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小河。

我从来不问菱角什么时候摘,当奶奶把家里许久不用的椭圆的木头澡盆拖出来放在水里泡时,我知道就要摘菱角了。

知了在树上哼着自己认为好听的小曲,家后的小河边,奶奶,姑奶奶,还有一个馋嘴的我。奶奶把澡盆放在“河码”(金湖方言)口的水面上,一只脚撑在岸上,另一只脚跨入澡盆里,岸上的那只脚使劲一蹬,澡盆悠悠向水中央漂去,奶奶和姑奶奶已稳稳地坐在澡盆里。

边缘成锯齿状的菱叶,一盘盘漂在水面,好似一张张落在水上的小伞,随波飘荡。双手把澡盆划入菱角藤里,她们身子微微前倾,伸手将菱盘轻轻拎起,不停地拨翻菱盘,找出一只只躲藏在菱叶间水灵灵的菱角,不一会身后的菱角就堆成小土坡了。

河边闻着新鲜的菱角香,岸边的我,看着看着就手痒痒了。禁不住诱惑,学着奶奶她们的样子,捞起一盘菱角,笨拙地扯下几只又大又嫩的菱角,搓掉沾泥的表皮,塞进嘴里,“咔嗞”一咬,清甜可口,解渴解馋。

一摘就是一下午,菱角摘得差不多了,奶奶和姑奶奶便划水靠岸,用“水端子”(金湖方言,舀水的)挖着菱角朝竹篮子倒。看着奶奶长时间地浸泡在水中发白起皱的手,我心疼不已,就帮奶奶拎篮子。其实说真的也不叫拎,准确地说是像拉倔牛一样拖回去。

晚上躺在竹椅上,手摇芭蕉扇,啃着煮熟的菱角,听奶奶她们唠家常,看着深青色天空中闪亮的小星星,好不快乐。

“碧波秋水,满眼泛绿,河中划舟,清香袭人,夕阳西下,摘菱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