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四季的风是各式各样的,熟话说:“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在什么样的季节就刮什么样的风,“和风”“狂风”“凉风”“朔风”,一切皆为自然。

春风·温暖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千古流传的诗句,可不是赞赏风的呢?你想,默默“潜伏”的小草,怎么可能重现那嫩绿的身影?一定要春风温暖体贴的抚摸,你看,春风又在小草旁边低声呢喃了,仿佛在催促小草快快钻出土里。春风跑呀跑,春风吹又吹,吹绿了柳叶、吹红了桃花、吹飞了纸鸢、吹动了早春入水嬉戏的小鸭子……这种温暖的春风,不可言状。

夏风·豪放

乌云滚滚,狂风骤雨,夏风总是约着下雨一起玩耍,粗暴热烈,夏雨似“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酣畅淋漓,下个痛快,刮个尽兴。夏风来得真是豪放,一阵霸道狂劲的风打在脸上,好像惹怒了他一样,迅速冲到你的面前,似有千军万马之势。豪放倔强霸道,说的不正是夏风吗?

秋风·瑟瑟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秋天的风迷人多姿,一边是万物萧瑟、层林尽染,一边是丰收的季节,令人喜悦。你瞧,果园里。黄澄澄的是大鸭梨,红彤彤的是大苹果,紫莹莹的是葡萄;如海的高粱举起火把,无边的大豆摇响铜铃。一阵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山坡变成姑娘的群摆,优雅又轻盈。秋风又起,树枝树叶交织出金色的地毯,踩上去软软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冬风·傲娇

风成了胜利者,一年到头,他有些累了。开始蜷缩在北方,冷眼看看南方,射出傲娇的小眼神。这下可苦了北方。风呼呼地刮,人们时不时被风的小刀割坏了脸,还时不时被风的皮鞭抽打。突然,下雪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朔风夹杂着雪花,簇簇地落下,屋顶上、瓦片上、老爷爷的眉毛旁、小孩子的酒窝里,嗬!满是的,恍惚一下子弄的漫天都是冰雪王国。

风是什么样?变化多端,多姿多彩,时而温暖,时而豪放,时而令万物生机勃勃,时而使世间万籁俱寂,这就是风!四季的风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他像一个精灵,神秘而又美好;他像一个好汉,豪放而又骄傲。他是风。不一样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