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雾霭下的天上河不断升腾,水汽弥漫江的两岸,江与堤是没有界限的,就像天上和人间,也是没有界限的,江水从天上注往人间又分流而去,一个又一个浅滩睡在江南的怀抱里。那些依河而居的江南人家,都会开辟出一口井,一丈见方的小井映着一片小小的天空,和自家棕红色的镂空图案的房梁,与青棕色、古铜色在不同的光影里折回,呈现出神秘的气息,穿透记忆,去向古老的远方。

青雨一落,江南就像泼墨山水一样晕开,石板街道的青黛色,错落墙瓦的黑白色,都似乎糅杂在一起,朦朦胧胧的,眼前像蒙了一层纱,袅袅炊烟很快消散在雨雾里。屋外烟雨迷蒙,室内温暖舒适。嗅着淡淡的木香和墨香,披着江南的织绣锦衣,在摇曳跳跃的烛光中沉思,随着桂花的清香在唇间弥漫,凝白的手腕缓缓转动,那柔软的毫尖在宣纸上留下行行纤秀的笔迹,书写着属于江南的温婉。

当针线般的雨丝偷走了白日的时光,昼夜在须臾间转换,高空是混沌的黑色大幕。若俯视江南,则呈现在眼前的,是片片令人遐思的斑斓星点,每一个星点中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中都有一个江南。在流光的长江上游,点点闪烁的渔火,不时吆喝着的船客,浅斟低唱的歌女,窃窃耳语的船客,在茫茫夜空下构成奇异而美妙的组合,随着浓浓夜色翩跹在江南人的心里。这样的雨夜,江南的巷弄里,人家都已安然睡去,只有“呱呱”的蛙鸣和窸窸窣窣的细雨,操着几百年前的方言,彼此应和,不知在吟诵谁的诗句。

不到江南,怕是领略不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意境的。远处传来悠远的钟声,把所有的忧伤寂寥孤独悄然藏在江南隐忍的土地里。伴着细雨,一行人默默地在钟声里加快脚步,而那些在钟声里踌躇的身影,几乎是要落泪的。

烟雨中的江南,愿有回忆可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