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吾之师个个“深藏不露”,不信,且瞧……

占课大王

上课铃未响,却只见数学老师双手放在背后,不紧不慢地向讲台走去,吾心里大叫一声:不好。欲阻,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哎,只能任他而去了。他走上讲台,幽幽开口道:“下节课,吾上之。”公然欺压民众,怎能忍气吞声:刚想“群起而攻之”,不料,此人却早有准备又道:“课乃吾汝老班所赐。”竟敢“挟天子以令诸侯”属实胆大妄为,想反对“独裁”,但却……哎,只能听而由之。正思忖,只见黑脸的大王,早已在黑板上演算起来。

外刚内柔

杀气充满整个教室,望着老班那怒气冲天的面孔,全班鸦雀无声。

“今听闻,尔等不交税。这……是为何?!”“吾本草民,今纳税大为增加,吾等实在缴纳不起。所以,这才……”“大胆,汝不过一介草民,竟敢公然叫嚣,实属不敬。现罚汝交税3倍。退朝!”“且慢。”“哦,张大臣可有异议?”吾斗胆曰:“是,臣有一事禀告,还请君听完再做定夺,可否?”“且说。”“近因公务繁忙,所以漏其税,还望……”“那汝说,还有哪些大胆草民敢不交税。”“这……”“既然汝有不便之处,那便一起罚税。”

叫苦声一时此起彼伏,满朝文武大臣无人不愁苦,无人不叹息。个别想制造“叛乱”,但苦于人心不齐,又无兵权,所以只想想罢了。

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见此情景,面色凝重,若有所思。良久,才缓缓道:“全体听旨,今日之事,经深思熟虑,朕决定——免罚税,只交赋税。但自此之后,若再犯,则严惩不贷。”“臣接旨。”吾等转忧为喜。心里不禁叹道:此真“仁君”。

上述,乃吾师之所为。吾之师,为我等发展,真可谓用心良苦,唉!但愿我等不负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