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界大美,只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不应因此而无视这天地人,而应用它去寻找光明。

“似乎我们总是很容易忽视当下的生活,忽略许多美好的时光。而当所有的时光都被辜负被浪费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才是最好的。”钱锺书先生如是说。岁月是场有去无回的旅行,而我们已在路途上无视了太多。如今全球环境问题突出,气候变暖、臭氧层破坏、森林锐减、大气污染等等问题,皆是出于我们对环境保护的无视。其次,如今的我们大量引进西方文化,诚然,我们不应排斥它们,“协和万邦、天下太平”,但在此过程中,我们无视了太多传统文化,漠视先哲思想;更有甚者认为钱权当道,早已将法律道德抛诸脑后。和谐的文化传统本是使一个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只有认识到这一点,看见社会矛盾与问题,努力加以解决,才能使中华民族充满活力与生机。面对强权高贵的逼迫诱惑,职位荣耀都成了陷阱上的屏障。李白愤然甩袖离去,“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并没有因一己私利而无视尊严与百姓利益,他超脱名利之上,慨然摆脱羁绊与桎梏,名垂千古。

花开绚烂,无视它,只会在花败之际空叹“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日出灿烂,无视它,只会在黑夜里黯然懊悔。但选择无视并非指猎奇,选择看见也并非只为满足视觉。

不无视,不是为了以愚昧而又平庸的姿态去看见别人的痛楚、去践踏真理,它的存在,需以眼睛来定位观察,以大脑思考来彰显其价值。在远古时期,先人们仰望星空,以手抚膺坐长叹,探斗转星移的奥秘,品云淡云聚的风采;现如今,我们利用科技向另一个星球招手,通过精密仪器来感知微观世界。一切都源于观察;而真正的发现需要思考。倘若我们的头顶上有一片星空可供我们观察,那么心中的伦理道德就是激发我们思考的不二法门。如帕斯卡尔所言“思维成就人的伟大,我们的一切尊严都在思考——即便你只不过是强大自然下的苇草”。如果没有灵魂在场,即使你有一百次被苹果砸中,恐怕也砸不出万有引力定律的发现。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之间,唯有在沉静光芒中,才更有可能看见时间,看见自己。

与诗词大会的邂逅,其余音尚在缭绕,当我们为工匠精神百般称颂时,一切已早成烟云,化为陈年往事。生活节奏趋于快速,灵魂趋于麻木,眼神趋于空洞。当下的我们沉迷于物质的泥沼而无视内心的虚无,用虚荣与消费来遮掩内在的多元焦虑。如若没有视神山为心中圭臬,信徒又何以跪行朝圣;如若没有将艺术看得高于自我,莫奈又如何在暮霭中画瞎了双眼。

柴静在《看见》中曾提到:人常常被有意无意地忽略,被无知和偏见遮蔽,被概念化、被模式化。这些思维就埋于无意识之下。无意识如此之深,以至于常常看不见他人,对自己也熟视无睹。

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双眼,你我不再无视这天地人。到那时,纷纭的往事才会在眼前幻现得清晰。

你说一切不过是万般红尘,过眼成灰,全无着落。但我偏要同你一辩,那红楼中无力补天的顽石历尽人间繁华和凄凉,终是看破红尘,复归于大荒山无稽崖的青梗峰下,留一部《石头记》传世,讲尽人间悲欢离合。

我们不是伟大的开拓家,亦不是忧世的挽澜人,不求体察万物生命的沉浮,展现人世之万情,我们只是与世间万物、与天地人深深契情的痴人,是痴情的行者,只愿人生路上满目所及,尽是世间最美好的情感。

“与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海子曾留下这样的愿望。如今我愿借此火,看见这天这地这人,看清这红尘看清这岁月流年。——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