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篇一:何以解忧,唯有奶茶】

徐玮

“你瞧瞧你,哎呦,叫你扔个垃圾这么磨来磨去,扔完,快点去写作业……”妈妈的声音夹杂着油烟机声,轰隆隆的直轰炸着我的耳膜。

一道道题目此刻宛如天书,又似一个个手握剑的战士,刺杀这我一个个脑细胞,烦躁的火苗在我体内上蹿下跳,做题的思绪似一缕轻烟,被油烟机的轰鸣吓走了。

此刻的我,急需降温,目光飘向了冰箱,对了,里面不是有我早上买来的冰镇珍珠奶茶吗!我猛然打开冰箱,清凉扑面而来,我握着奶茶的杯子,清凉刺激着我每一个细胞。

我拿起吸管猛得一吸,冰凉醇香的奶茶遍布着我的口腔一颗颗黑珍珠在我的口齿间弹跳,是那么的有嚼劲,用一个字来说“爽”!

奶茶夹杂着珍珠顺着吸管一点点进入我的胃,目光再看向那原本似天书的题目,此刻竟变得那么和蔼可亲,那清凉的滋味让我脑细胞满血复活,又拿起剑与题目相互厮杀起来。

“哎,垃圾扔了没?”妈妈探出脑袋问,见我一边喝奶茶一边做作业的模样,数落又来了:“一心不能二用,做作业要有做作业的样…哎,学习……”

我不听,我不听,可心里的烦躁被老妈这一说,又燃了起来,我将草稿纸揉成了一个团,又在草稿纸上胡乱画起来,一边拿起奶茶,猛喝起来,奶茶的清凉此刻强制着心中的怒火,冰火两重天,奶茶不一会儿见了底,我咀嚼着剩下的珍珠,Q弹的滋味让我沉醉,似驱散了刚才的烦躁。

哎!何以解忧,唯有奶茶!

【篇二:何以解忧唯有奥数】

汪沭言

何以解忧?唯有奥数。

气上心头,何为贵?乃静。独身临房间,遂不得静,莫急,翻奥数赛题,提笔,静思,一道道华丽的笔迹,勾画了一页页静心的历史,何以解忧?奥数。

分低,心不平,无奈之下,吾再翻书册,一道道竞赛题,有如一位位知心好友,与我交谈心事。放下忧愁,投竞赛题中,忧愁?早已不复心中。

与朋友交,失信于友?莫急,回顾以题海,畅游其中,若身负压力,不得已游,若生不负压力,随意,观题不易,绞尽脑汁,只为解一题,家母门外高呼:“食也,食也!”与我如浮云,为曾闻也,如若无人,母气,推门而入,拽书,方才出醒,脚底抹油,逃于饭桌。

受他人三言两语,心不得平静,如一道道刀刻于心石,心若无底洞,空虚,无助。果断,持书,将其无视,独自与友交谈,如漫步于花海,清风拂面拂过我受伤的心,花香四溢溢出我的心声,抚平。何以解忧?奥数也!

若心情好也?乃将奥数置于一旁?不会,不会。认真翻开新的一页,将高兴的事分享给题目,做得入了神,便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几何时也。母曰:“兴时,不可做,一做兴上加兴。”

静心不易,奥数同不易。不做?任其空白,吾乃刨根问底,从未置于一旁,即便绞尽脑汁,也要“奋战到底”。若题正确,吾如脚下有一浮云,飘飘然起,兴哉,兴哉!

何以解忧?于我说,奥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