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的枯木又开花”。

我不知晓,斑驳岁月的变迁,但却识得时光流逝的景象。

偶然一次,路过公园,看过一棵粗杆,叶儿早已零落的树,过了这个时节,没有枝叶茂密就罢了,但却没一点新芽增添绿意,怕是早已失去那般活力。童年时,带着稚气的目光,牵着奶奶还很肥胖红润的手,在树下乘凉,微风携起发丝伴着蝉的清脆音响,有点清爽抑或甜蜜。日子总有几般欢悦。到如今,我早已失去那稚气的面孔,日子平淡了,树被砍伐了,奶奶去世了,时间都去哪儿了?

如今暮然回首,心里不禁溢出几分伤感,泯一口新茶,翻开相册,看看早已泛黄的照片里母亲依然乌黑的秀发,面色红润。倚着公园的石像,笑意在眉间晕染开来,大概那时正遇上爸爸吧!时间沉淀,此般笑意也从母亲嘴角悄然凋零。母亲,你的时间又去哪儿了?答案竟在心口难开。窗外,清风抚过脸颊带着几丝凉意沁入心脾。晚上,母亲进入梦乡,恬静却已失去美,看着母亲眼角的皱纹,那是不堪的岁月为她留下的印记,不可磨灭。目光停留于此,我弯着手指,轻扬起手,不禁想触摸,却停留在半空。顿了片刻,无奈伸回了手,帮母亲掖了掖被角,起身走开,轻轻关上房门,叹口气:“母亲快六十岁了吧!”而后走开了。

时间煮酒,繁华逸散于尘世。暮然回首,小学时的我还在想着快点长大。而如今,我已邂逅过小考,曾执笔于中考,又正等待着高考。几世浮云,我早已湮灭了当科学家的念头,岁月是世界上最锋利而又无情的刀刃,削掉你的念想与单纯,告别了过去,携带着时光,附和着青春。

如今的我只愿朝着梦想,不问“时间都去哪儿了?”依旧前进。

时光荏苒,我们曾经不止一次拥有此般疑问——“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们总是感伤,可答案又有几许意义。我们是这尘世的骏马,带着美丽与不平凡,跨越了时间的栅栏,只凭借些许勇敢,但愿追随着梦想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