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身在千山顶上头,突岩深缝妙香稠。非无脚下浮云闹,来不相知去不留。

——题记

一缕和煦的阳光洒进卧室,昏暗的房间霎时亮堂而富有色彩,三棱镜折射后的光五彩斑斓,飘窗上的那盆君子兰极力吮吸着属于它的那份美味。

十年前在这儿读的幼儿园,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搬到了城东,这盆君子兰便是乔迁那天的礼物,许是象征美好富贵吉祥吧。那年八岁的我一眼就瞧上了这个小可爱,吵着闹着要养它,虽然并不知道它的名字。想来,定是被她的风姿所吸引,所倾心。光滑的叶子摸上去一点儿也不割手,它们一瓣一瓣地往外舒展着,仿佛在拥抱着什么。童年的我们很单纯,决定了什么就一定得做,不像现在总会为自己铺台阶下。

记不清具体是哪年了,只记得是个周一的早晨,上学前照例去阳台上看它。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得我连忙蹲下去,抚摸着那枯黄的叶片,幼稚的以为它死了,坐在地上抽泣起来,豆大的泪珠如雨滴般落在它摇摇欲坠的叶瓣上。窗外轰隆隆作响的雷声,仿佛也在为它哀悼。妈妈见我为它流泪,不禁笑道:“傻丫头,哭什么呀,等会儿把它放到外面淋会雨,它又会生机勃勃了。”她轻轻刮了刮我的小鼻子,“再不去上学就迟到了哦!”那一整天我心情都是郁闷的,上课因走神还被老师提醒了几次。

雨点的滋润,阳光的哺育,几日后,它竟真如妈妈所说,恢复了生命的本色,生机无限了。我把它与绿箩、多肉植物摆在一起,它那儒雅的气质脱颖而出,君子谦谦,温和有礼,才而不骄,志而不傲,谷而不卑。

时光荏苒,因为学业,父母决定让我回到城北。自然,宝贝的它也一同陪我来到这个儿时居住过的地方。小升初的暑假,惊喜的发现它开花了!花骨朵儿似月季般含羞蕴藉,颜色与石榴花极为相似,不过少了那份咄咄逼人的艳气,绽放后又和杜鹃花形态相近,惹人喜爱。

静谧的午后,我对之久久凝眸,与之共同沐浴着阳光,感受着自然。回想过去,心中波涛汹涌——是她的刚毅坚强引领着我,威武不屈鞭策着我。每每望着她,便感心旷神怡;每每情绪低落,有她相伴,就又有了重新站起来的勇气。

感谢你陪伴我走过这八年的青春韶华,世间的风尘流俗相信你早已厌倦,愿我们往后余生如君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