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那表情

时间:2020-11-25 | 作者:赞文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枣树的根深扎在黝黑的泥土,我的乡情常在乡下的二层小楼徜徉,那么文化的摇篮曲又在何处飘扬?

时光流转,小小的我也曾为鲁迅先生的这段文字忍俊不禁,小小的我也曾倚着自家前院的两株枣树,在时光的缝隙间触摸到他宁为孺子牛的铮铮铁骨。然而,光阴荏苒,鲁迅先生包含血汗呐喊的文字却也消失在中小学生的生命中。虽然鲁迅先生以笔为刀枪,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对愚昧民众灵魂的审判,也许人们因而读来心绞气闷,但先生字字珠玑,句句真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文化不能没有先生。

反观当今社会,文化之树凋零,风花雪月之风盛行。荧幕上纸醉金迷的都市生活受人追捧,层出不穷的心灵鸡汤在网上横行,文化市场的繁荣仅仅是如泡沫般的假象。文化工作者大肆宣扬,他们海妖般迷人的歌声引诱人们一个个跳入快餐文化的海洋。文化已成了被人娱乐的玩物,人们一个个地被赶上追逐潮流的路,然而文化也已不是那路旁可供心灵栖息的村,它已然成了梦中的海市蜃楼。

但路总是有的,而村却不是都有的,有的人昏昏然地走了一辈子路,到头来还是没找到那柳暗花明的村。这一生漂泊无依,岂不是悲哉哀哉。

老舍跳湖后,京味儿的唠嗑还在茶馆继续,而当人们沉溺于快餐文化的深海时,谁还为当今的时代唱起文化的哀歌?是那些日更万字的网络小说家,还是那些追捧抄袭作品的影视工作者,又或者是大力支持文化寻根的他们?

他们捧起暑假静僻处的四大名著,烹上一壶热气袅袅的香茗,燃上氤氲香气的小炉,沉心于书中文字,忽喜忽悲,忽拍案而叫绝,忽蹙眉而深思。时间从他们的指尖流过,在静谧的空间中徘徊,好似不曾离开过。静默文化的美好在这里低吟,小声地为这净土吟诵着赞美诗。

也许有人会对他们的皓首穷经冷嘲热讽,那么除了他们,又有谁愿意成为那只为了信仰而战的牛虻?

诚然,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几经沉浮,仍如崖上青松巍然屹立。古语有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文化之根仍藏于你我心中,于静默处燃起星星希望之火。